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雀巢】风雨流年忆幺叔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哲理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3251发表时间:2015-04-30 04:47:49 摘要:幺叔——一个精明能干、长相俊朗、身材伟岸的青年男子就因为自己的“地主”家庭出身而遭遇婚姻的不如意,一辈辛劳,最后却因患喉癌,都不能眼见自己半生骄傲的亲生儿子娶妻生子抱憾离世。善良最能温暖世道,幺叔却被那世道祸害了一生。人生苦短、生命无常,现在、此时最重要! 午夜梦回,梦里幺叔为了庆贺我考上大学,硬要给我一个大大的红包,可是我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梦醒了,才想起,幺叔已经去世多年。   清晨和先生说起昨夜梦里的一切,又说了许多关于幺叔生前的事,不想心里越发的难过和沉重。恍惚间,记忆又回到那些几多风雨、满是白抓痕的流年岁月。   幺叔在父亲一辈的叔伯中排行老六,父亲排行老五,可能是因为他俩出生顺序靠近,年龄相差无几,所以父亲和幺叔的关系也更亲近一些。记忆里,家里凡有要事,父亲总想起找幺叔商议,拿不定主意的事也总期望幺叔能帮着出做个决断。自然而然地,我们两家的关系也就近了,而事实上我们两家居住的距离却是不近。   爷爷一辈因为行医置办下些田产,家境殷实而被定了“地主”成分,儿孙辈的婚姻大事也因此成了问题。父亲经人介绍勉强从外地娶了母亲,而靠近父亲的四伯和幺叔却只能远“嫁”他乡,在老家类似于这种情况叫做“上门”。幺叔上门的一家却也不是初婚,也就是我后来称做幺婶的妇人是新寡,前面还留下了一男两女三个年幼的孩子。后来,幺叔和幺婶又生下一个男孩,家里总共四个孩子需要养育。   幺婶是那种脑子不是很清醒的人,邻居们都称她为“癫子”。虽然并无此严重,但也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如此一来,支撑这个家庭的重担自然全落在幺叔的肩上。如此家境,大致可以想象幺叔身上的担子会有多重。   所幸身材高大的幺叔年轻时颇有一身好气力,加之头脑灵活,把地里的庄稼侍弄得很是出色,收成也颇丰,家境渐渐好起来。幺叔不但抚育几个儿女长大成人,还将两个男孩子都送入大学。前面的男孩成了一名中学老师,娶了当地有头有面的人物的女儿做了媳妇,到此幺哈尔滨哪里有治癫痫病更好的医院?叔也算是完成了自己人生的大半使命罢。可是辛劳一生的幺叔却没能享受几天悠闲日子,甚至都没有看到亲生的儿子娶妻生子就撒手人寰,作古他乡。生活的重担没能压跨幺叔的脊梁,生命却最终被病魔折磨,吞噬殆尽。每当和家人谈及到此,我们的心中都无不感伤。   记忆里的幺叔也可谓是一个美男子,除了身材的挺拔高大、轮廓分明脸上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外,还长着颇有男子汉味且好看的胡须,就是古语说的那种“鬑鬑颇有须”。拥有“鬑须”的幺叔却不是古人般幸运,既没有“千余骑”,也不曾为“侍中郞”,甚至都没有一个体面、干净的妻子,更不稍说能娶得“罗敷”般的女子为妻。母亲每每和父亲说起幺叔和幺婶的婚姻,总是对父亲说:“你就知些好歹吧,你这辈子是遇到了我,如果像你兄弟那样找了一个‘蒋癫子’(幺婶姓蒋)做婆娘,你就‘好’了。”母亲说这话的意思,除了是“警告”父亲要知道自己的好,更是带着对幺叔的同情。   上高中时,我和弟弟经常将幺叔家当作我们上学途中的“驿站”。为了节约乘车的几元车费,我和弟弟经常背着一周的粮食和咸菜走上几十里的山路,半天时间正好赶到去经学校途中的幺叔家。然后在那里吃过午饭,坐上一段车就到学校。而每次去,幺叔给我留下的印象却不是那般“盈盈公府步”的样子。   由于幺婶并不是善于操持家务的妇人,身为男子的幺叔也不能把家拾掇得干净利落,尤其是幺叔的着装。虽然每次回到老家的幺叔也会把自己收拾得适宜得体,但在自己家里,他多数时候是蓬头垢面、胡子拉渣,一身衣服也因为自己草草的洗涮加之常年忙于农活而显得污迹斑斑。母亲说得最多的是幺叔家的饮食,就算是像父亲这种关系亲近并不常去的亲戚到幺叔家,幺婶也并不能摆弄出一顿像样的饭菜。   幺婶最善长的就是“泡汤白肉煮挂面”,就是将那种肥肥廋瘦的鲜肉稍稍一炒,然后加清水烧开下挂面。幺婶这样的生活习惯大概也是贫穷所赐,之所以不敢把肉炒得狠一些,怕的就是把肉里的油炒干了,肉的分量看起来就少了,如此于她在客人面前是极没有颜面的事情。   想来,幺婶也是一个可怜的人,一个脑子并不灵光、带着三个孩子的女子却做了寡妇。在农村,这样的事情是会落人口实的,可怜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的幺叔也要和她一同咀嚼这生活的涩苦。只是我想最让幺叔心中感到困苦和遗憾的是自己没能在活着时见到自己亲生的儿子娶妻生子吧。   幺叔最小的亲生儿子在他的精心疼爱、悉心教育下逐渐长成了一个皮肤皙白、浓眉大眼、聪明灵利的美男子,也就是堂弟。他身上几乎遗传了父亲的全部优点却看不到他母亲一点点影子,这也可算是上天对幺叔的厚待吧。记得在我小的时候,幺叔回到老家谈到最多的就是自己的这个儿子,足见这个堂弟在幺叔心中的份量,只是这个堂弟也做了让幺叔伤心和失望的事情。   小堂弟上到大学的时候,幺叔已经不再年轻有力,地里的庄稼似乎也欺人似的,收成不如原些年好了。为了支付堂弟大笔的学费和生活费,已经年近花甲的幺叔不得不外出到上海表姐夫家的工地做工。可是这个堂弟却在学校帮人打架把人打残,赔了好一大笔医药费。最初被打伤学生的家长扬言要控告堂弟,让他坐牢,于是幺叔又放下一辈子做人的骄傲,去跟人讨饶求情。当母亲在电话里给我说这件事情时,我真恨不得马上抓过堂弟来,给他一记狠狠的耳光。即使现在想起这些事情,自己也禁不住泪湿眼眶的同时愤恨难平,一半为幺叔、一半为堂弟。   可怜一生自负、一生骄傲、一生倔强的幺叔就这样放下自己毕生最不愿意放下的东西,孔子说“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想来这样的事情放在任何一个父亲身上,别说是赔钱讨饶,就算是豁出自己的性命,又有什么不舍得呢。   幺叔过了大半生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与土地的缘分不可谓不深。他的棉花种植技术颇受远近乡邻的推崇,因此被大家推选成了一名小小的村官。但是当幺叔跟父亲说起这事、并讨要主意的时候,父亲却语重心长地说:“若是这世道再变了,怕又是要糟殃哦,我们不能忘了上一辈子的教训啊!”这就是我受尽那世道欺凌,过够了风雨飘摇人生的父辈,即使现在已经河清海晏,国泰民安,但在他们的内心仍是心有余悸啊!   一生劳累、半生酸楚的幺叔最后却患上了喉癌,无法进食,身体消瘦,加之病痛的折磨,人完全脱了形。所幸前面的三个儿女也还孝顺,将幺叔送到成都一家军区医院做了手术,切除了癌变的部分器官,虽然原来声如洪钟的嗓声从此不在,但至少留得了性命。经过一段时武汉癫痫病最初症状间的吃药,休养,幺叔的身体竟也慢慢康复起来,甚至还能下地做些轻微的农活。   不想,手术后不到两年,癌细胞扩散,旧疾复发,无法再治…… 都说人世间有一种遗憾或者痛苦叫做“子欲养,而亲不待。”那时尚未成家的堂弟面对为己一生骄傲却也终生遗憾的生身父亲的离去,不知他的心中作何感受!只怕也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罢了。   再说幺叔,我也亲眼看到他对那个时醒时睡的妻子大声责骂,我想他那时也一定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应该怎么选择是痛苦的挣扎的罢。一个精明能干,长相俊朗,身材伟岸的青年男子就因为自己的出身,而不得不远“嫁”一个死了丈夫还拖着三个年幼孩子,脑子并不灵醒,毫无感情的女人,换作是其他任何人又如何能心甘情愿呢!于情于理,于天于地都是没有理由却又不得不从的可悲人生,剩下的不过是人生于世的无奈凄凉,落寞寂聊罢了。善良最能温暖世道,幺叔却被那世道祸害了一生。   幺叔的人生不过是众生相之一,想来这世间的事向来如此:有人在笑,有人却在哭;有人轰轰烈烈,有人却寂寞一生;有人柔情蜜意,有人却薄情寡凉。尽管如此,谁又能替代谁,谁又能笑话谁呢。即使最坚不可摧的父子亲情也难免不会留下终生遗憾,两界恩怨。人生苦短,生命无常,现在、此时最重要!   如果真有来生,希望幺叔的来生能够顺遂如意!如果没有,祝愿在他的那个世界只有月光和天光交替,永无风雨! 共 296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