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憧憬】温馨的小胡同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影视戏剧
胡同很小,不过300米;很窄,不过六小步。往北数,右首第三个门就是我的家。门,很小,很矮,很温馨。   正午时分,阳光满满地挤进小小的胡同。身上暖融融的,心里暖洋洋的。屋脊上的鸟儿嘤嘤地鸣着,出墙的红杏淡淡地香着,梧桐花则让你嗅到了甜甜的……   公元1964年5月26(农历)半夜子时,我在这条胡同里发出了第一声啼哭。我的身影什么时间出现在胡同里,母亲也记不清了;我的脚印什么时间开始留在胡同里,我也记不清了。往事,就像刮过胡同的风,留下的痕迹很难找寻。   但我知道,我在这胡同里穿梭了17个春秋,17个春秋里,有时候一路歌声,有时候一路哭泣。胡同的路也就是泥土路,时不时的还有砖头瓦块,绊一下脚尖,硌一下脚跟,是经常的事儿。我的额头上至今留有疤痕,那是蹒跚学步的时候,经常跌倒,每次都磕破同一个地方。每次母亲都疼得埋怨照顾我的小姑姑,小姑姑很伤心,扔下我就跑了,母亲抱着我直流泪。现在也经常看着我的额头,说起当年的事儿。   出了门,往南走,是上学寻梦的路。朝阳铺满胡同西墙的时候,我擦净嘴角的饭粒儿,急匆匆往学校赶。我第一个书包,是母亲用一条毛巾对折缝起来的,里面装了一块缺了一个角的石板,几只长短不齐的石笔。我扛着一只木头箱子,高高兴兴从小胡同走进了小学堂。爹妈只有一句嘱咐的话:好好学,将来挣工资吃国家粮。   每年,我都捧着鲜艳的奖状从胡同里招摇而过。妈妈兴高采烈地把奖状贴在墙上,端量半天。写满风霜的脸上,似有一阵温暖的风儿拂过,掠起了幸福的微澜,好像看到了儿子的美好未来。   出了门,往北走,是挖菜割草的路。夕阳铺满胡同东墙的时候,我拎着柳条筐走进了山野。家里的猪,是需要我们挖野菜喂养的;家里的长毛兔,是需要我们割青草伺候的。我们的油盐酱醋,我们的新衣学费,是需要这些猪啊兔啊奉献的。晚学回来,挖菜割草几乎是我们的不二选择。   山里穷啊,连草都不多。满载而归的时候,我会在胡同里昂首阔步,唱着不成调的小曲。篮子里发虚,我心里也发虚。瞅着爹妈没看见,赶忙把野菜或青草塞给兔子,以蒙混过关。常常是,爹妈指责一顿,我羞愧半天。   “梆梆梆”,卖豆腐的来了。富人吃鱼肉,穷人吃豆腐。豆腐馇白菜,是妈妈的看家好菜。母亲没有钱,黄豆是有的,虽然黄豆来得也不容易,那是母亲从豆秸里扒拉出来的。母亲端着小瓢,跟卖豆腐的讨价还价,半天功夫,买豆腐的多给了手指大的一块儿,母亲也很灿烂地回家了。   胡同中部,有一个加了盖棚的地方,我们叫“过道”。骄阳似火的时候,是纳凉避暑的好去处。风从胡同的南头吹过来,把过道里的溽热送到胡同的北头。父亲有时把门板卸下来,躺在上面,歇息一下疲惫的身体。   母亲在过道里做的最多的活计,除了缝补衣衫,就是钩花、织花边。只要庄稼地没活计了,母亲就拿起钩针,钩出精美的图案,或者拿起一个个小棒槌,编起了团花锦簇的花边。胳膊酸了,揉一揉;腰疼了,捶一捶。一串串秀美的织品从母亲的手中流出,流向了别人的身上,打扮着别人的生活。后来,读到“为他人作嫁衣裳”,就想到了母亲。   我最喜欢的是,站在过道里,看潇潇细雨。细雨打湿了胡同两边青色的墙砖,颜色变深,就有了温润的感觉;墙头上的鸡毛草在风雨中摇曳着,似乎在书写着柔软的梦想。屋檐下,燕子们探出脑袋,叽叽喳喳,唱着我听不懂的歌儿。   后来阅读戴望舒的《雨巷》,很难理解诗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哀愁与哀怨。下着细雨的巷子,在我看来,温馨,润朗,充满了诗情,写满了画意。透过疏疏朗朗的雨线,看到远处朦胧的青山,想象着山后美丽的景色,渐渐幻化出各种各样的未来。   胡同里秉承着“自扫门前雪”的传统,故而,胡同里基本不存在脏乱差的现象。攥一把比我还长的扫帚,将落叶枯草掠动,将碎石土块驱赶。沙土地面上,便留下了轻轻浅浅、细细碎碎的扫帚痕,在和煦的阳光映照下格外清晰,格外柔顺。   这些痕迹,比不上中国画粗细疏密的线条,但我还是认为,这就是我的绘画。我绘出的是干净,是素净。当人们在这些线条上踏出脚印的时候,也就有了新的生活。   小时候的雪特别大,扫雪就成了冬晨男子汉们的必修课。父亲从来不肯把我从温暖的被窝里叫出来,总是一个人在院子里“呼哧呼哧”地扫着。当我鼓足勇气爬出被窝的时候,父亲已经开始扫胡同的雪了。   我赶紧在洁白的雪地,踏出一长串欢快的脚印。我喜欢听着脚底下“咯吱咯吱”的吟唱,就像聆听天籁,聆听心灵。   父亲摇了摇头,笑了笑。我知道,父亲的脚印,都留在了田地里了。岁月的风尘一次次掩埋着父亲艰苦的脚印,父亲又一次次踩下去,踩出了春夏秋冬,踩出了枝头的新绿,踩出了春暖花开。   十七岁那年,父亲把家里的五百块钱一分一分地盘算了三个夜晚,最后一咬牙,对母亲说:“盖房子,儿子转眼就大了,没房子怎么娶媳妇?”   于是,我们离开了那条小胡同。每当路过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就看一眼,看阳光依旧温暖地铺满,小胡同依然温馨……   西安癫痫病医院好的治疗方法沈阳癫痫检查费用是多少哈尔滨哪里有治癫痫病更好的医院?武汉治羊癫疯的知名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