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聊灾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现代都市
[1]
   “什么?你让我去勾引你老公?你疯啦?”
   我望着站在我身前的这个妖艳美女大叫道。可她却站在玻璃窗面前抱手微笑着,她身后的天空上鱼鳞一样的云彩挂满了天际。阳光照耀在她那绣着金色牡丹的衣服上,让她看起来就好像刚从天池逃出的金色鲤鱼一样。她身披着云彩,越过铜墙铁壁才来到人间。她好美,看的我入神。可她这一句话却也惊得我丢了魂。
   “小姑奶奶,你小点声。激动什么啊?”阿红捂着我的嘴,生怕办公室的人都听见。看看,玻璃门外并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她关上门,回到了我的桌子旁继续嘟囔起来。
   “我可不干,没有你这样的,打死也不干。被你老公知道了,将来还不骂死我。”我吓的一直摇着头说,身上莫名的起了一层冷汗。
   “哎呀,没事。他不会知道的,我就是让你试试,看他对我忠诚不?借你的美色勾引他一下。我就是想看看他会动心不,会不会因为动心抛弃我。求你了宝儿,亲爱的,姐也没求过你啥。你当为姐牺牲一下色相了,行不?佛曰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人间色相都是臭皮囊。就这点事,对你来说不算个啥事是吧?求你了,要不我给你哭一个?”说着,阿红揉起了眼睛,做出一副欲哭的模样。气的我咬牙切齿的。
   “你说你,至于吗?姐夫那么个老实人,你也能用这么损的办法试验他?你说万一他上当了,谁的错?他的还是我的?我们姐妹一场,你说我以后怎么登你家门?姐夫还不一盆开水泼死我呢!坚决不干!打死也不干。”我头一扭继续工作,说完就不搭理她了。我觉得她不可理喻。有个好老公就烧包了,这个得瑟,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意得有些过头了。
   “这也不能怪我啊?啊?你说你姐夫这人吧,没别的爱好,就喜欢下棋钓鱼或者上网。可是最近啊,我就发现他越来越不爱和我说话了。我就怀疑,他是不是搞网恋了?和那些臭男人一样,跑网上钓鱼去了?你去给我试试,看他还对我专一不了。你套套他的话,这家伙要敢网恋,姐姐非把他那小细腿给踹折了,肋巴给他打骨折了。”说着,她点燃了一颗烟,抽了一口呛得自己咳嗽了起来。
   “网恋?呵呵,姐夫还挺时髦的哈?网恋就网恋呗?上网不网恋简直浪费电。你要想制止他,找我干嘛呀?你要么掐线,要么断电,关我个屁事啦。哎哟,笑死我了。该干嘛干嘛去。走开。”我笑着说她,可一口水也差点噎死自己。
   “你这倒霉孩子,你姐夫万一变心了,我家孩子就是牺牲品。你不可怜可怜我,你也得替铭铭着想啊?怎么就不关你事了?那铭铭好歹也管你叫个姨。啥人啊你。”阿红说完,气的脸色像猪肝一样。显然是有些气急了。看着她那暗红紫绀色的嘴唇,我连忙拍拍她的后背。看着她长出了一口气,这才放心。
   “红姐你怎么了?你怎么好像状态不好啊?快把那烟掐了,吸烟容易得癌症,你也不是不知道。亏您还是个医生,也好意思说别人戒烟。”我给她倒了杯水递给她,又抢过来她手里的香烟熄灭。
   “癌就癌呗,与其吸二手烟被人害死还不如害死自己,能咋地啊?人从一出生就开始奔向死亡。有什么可怕的,只是有些事做不完才叫可怕。早死晚死都是死,人人都死,这多公平的事。死有啥了不起的?我这是让你给气的,就这么点事,求你还这么费事。你今天要不答应,我就死你跟前,做鬼我都跟着你,我恶心死你。不信你就等着。”阿红,放起了赖皮,趴在我的办公桌上不动了。而我,只能选择妥协。
   “行了行了,你快走吧,我答应了还不行。把他的QQ号和邮箱号之类的都给我留下。我明天开始,可就开始勾引你老公了,武汉羊癫疯到那家医院治最好我告诉你,万一查出点啥可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要是东窗事发了别把错误都推给我,不然我可和你没完。”我无奈的摆摆手,我看着她随手拿出来的那张已经写好信息的纸片,我真想掐死她。这个妖精,这不分明是打算害死我不是?她这是有备而来啊!
   “哎?你为什么不自己亲自上阵?你自己去试验一下就行了呀?干嘛非要用我啊?”我不解的问了一句。
   “废话嘛不是?我们太熟悉了,说话的方式容易被识破。万一他要视频,我不露馅了吗?他没见过你,你去比较合适,也比较安全。行了,明天开始,我那老公可就交给你勾引了。我不急,你可要好好的给我修理修理。不要太急,防止露馅了。也不要太慢,我等不了太久,好吧?”阿红说完,就急匆匆的逃走了。转身和我挥手时,笑的很阴险。我无奈的送走了这个瘟神后,便开始上火了。
   看着这个QQ号,我的头瞬间的膨胀了。我觉得自己的脑袋让门给挤得淤血了,怎么就答应她了呢?这是个多艰难的任务啊?吃饱了没事干,勾引人家老公玩,弄不好还会里外不是人。这是何苦呢?我真怀疑,难道她不知道?女人的猜忌和妒忌是扼杀男人情感最危险的手段吗?哎,真是倒霉的一天啊!真是交友不慎,怎么就答应那个麻烦精了呢?算了!我就成全了她吧,也成全自己,让耳根子清净了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早上的风,凉飕飕的,吹的人想不精神都不成。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的窗户下,开始了计划着如何才能成功的勾引人家的老公。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我还跑到淘宝上拍了几个等级高一点的QQ号,这可真是为了姐妹,也算是两肋插刀大出血了。我琢磨了一天,怎么样才能接近他,套出他的话来。
   也听阿红说过,她那个老公,做事颇为谨慎,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他是一个搞生化的工程师,当然他的职业也养成了他的耐心和冷静。但是网络很可笑,偏偏就是个照妖镜,双面镜,每个人到了网络里都会变。缺点和优点,隐匿的那些渴望都会被不同程度的放大。好的变坏了,坏的变好了,或者像我这样变得不好不坏,时好时坏了。
   “这可真是,网络这片原始大森林里什么鸟都少,就是鸟人多。来吧,较量开始了,让我看看,你算是个什么人?好人还是坏人?姐夫,对不住了,我也是被逼无奈啊,阿弥陀佛!阿门!满天神佛你们原谅我保佑我这个可怜的孩儿吧。”我看着窗外的天空,吸了一口冷气,连祈祷带忏悔的望了半天。而天空上满是云彩,连个鸟影都没有,只有心里在咒骂着阿红那个鸟人。
  
   [2]
   我准备了四个号,精心伪装成四个不同身份的女人,我就这样计划着打算用这四个号忽悠死他。为什么用四个不同的身份和方式接近他,是因为我毕竟不了解他,至于他喜欢什么样的方式和什么样的女人我也不得而知。
   “你好,叫我洛洛吧。我是学生。我没啥事,就是无聊。大哥哥你能陪我聊聊天吗?”我用第一种方式开始接近目标了,我想貌似色狼都比较喜欢年轻又单纯的小女孩吧。
   “哦,那你还是好好学习吧,你这个年纪是应该努力用功的年纪,不应该迷恋网络。你叫我叔叔就可以了。但是,这是我的工作号,本人不聊天。再见。”说完,这位叔叔就把我给拉黑了,这第一个号算是白买了。哎?怎么这么快?就一句话而已。看来,他还是个蛮有原则也很保守的人。
   “你好,我是个家庭主妇,我老公最近在外面搞女人,我心情不好,你的网名我喜欢,咱能交个朋友嘛?我没啥,就是和你唠唠嗑,发泄一下。行不?”我用一个老女人的说话方式又开始攻击他了。
   “对不起,我很忙。我在工作。我自己的心情也不好,我怕你的坏心情加上我的坏心情,会让我更郁闷。我建议你找个心理医生聊聊会更有效果。恕我无能为力。再见。”说完,我又被拉黑了。看着他那灰暗的头像,我彻底的无语了。这个家伙,真是冷漠无情啊。
   “你是??哪位?”这次是他先开口了。然而我第三个号又被通过时,我反倒提心吊胆起来了。我生怕他把号一锁上,我的计划就泡汤了。
   “我就是个陌生人,不好意思,不要介意我太唐突了。我是在好友推荐里加的你,可能我们有共同好友吧。呵呵。我想这也许就是缘分吧?我加你玩玩空间游戏偷偷菜,可以吗?如果不方便的话,你可以拉黑我的。真是对不起了,打扰你工作了是吗?”我十分客气的用淑女的方式问道。
   “嗯,是的。你打扰我了。我在工作。我不聊天也不偷菜。对不起,您请便吧。再见。”说完,他又是毫不留情的,把我踢出去了。我真是,欲哭无泪啊。怎么遇到这么个人,不讲情面,麻木不仁,难道他是个冷血动物还是同性恋?晕死我了。
   过了六个小时,我又用第四个号加了他。他通过的时候,附带了一句写着:你是谁?然而他这句话一问,马上让我觉得他感觉到什么不对劲了。可能是我一天用四个号加他,让他感觉到奇怪了。对话框里,再次闪烁了一句写着:你是谁??
   然而这次,我没有回答他。直接发了视频。嘟嘟嘟的几声后,他接通了。
   “你很美,很漂亮。可你为什么给我发视频?”他发问。
   “谢谢你的夸奖。我给你发视频,是想告诉你,我们并不认识。这样也是对你的尊重。谢谢你加我。我喜欢交朋友,我希望你接受我真诚的友谊让我们会成为朋友。善解人意是我的优点,至于缺点,等你告诉我好了。”我巧妙的回答。我心想,什么尊重,我这是让你知道,我是女人还很漂亮,拜托你不要把我黑了。哎哟,这一天下来,话说当狐狸精也是个技术活。真累啊。
   “哦,没关系,你太客气了。我这个人不太爱讲话,也不怎么会说好话。我工作去了。”他用这样的话回答我,让我喜出望外。终于留下了一个,有戏了,游戏也开始了。
   “怎么称呼你呢,这位朋友?”我问。
   “叫我,程昱。”说完,他的头像又暗黑了下去。他,隐身了。
   好赖不说,程昱总算是留下了一个号,但我想过些日子我还会用其他的小号加他,继续用不同的身份接近他,看他到底有多少面。我心里暗笑着:来吧!来吧!游戏开始了。假如你只是个贪恋美色,喜欢玩暧昧或者背叛的人,我会好好陪你玩的,把你捧的高高的然后摔死,再然后让阿红替你收尸。哼哼哼,我满脸的坏笑着。
   十余天很快就过去了,从起初的他不爱说话和不搭理我状态,变成慢慢的开始和我闲聊几句,又到了开始能给我主动打招呼了,这也算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吧。我时而装傻,时而暧昧,时而可爱热情,时而成熟冷漠,他在对话框里常常把我总结为情绪多变的女人。他问我是干嘛的?我告诉他我是个无聊的白领。他呵呵一笑,不再理会我的多变,而变成了以不变应万变。
   几天聊下来,他喜欢和我聊天的时候开着视频,一边看着我一边说。我心里也常常嘲笑他,毕竟是个视觉动物,而我呢?却是个听觉动物。起初他还是喜欢很绅士礼貌的说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偶尔也会提一下家里的事情,但一说起家庭他也会马上武汉那里治癫痫病好就掐断不说了。这让我感觉到他还是很谨慎的。但在程昱的话语里,也能感受到一些不愉快和愤恨。不知道,他和阿红到底武汉癫痫病中医治疗好的吗发生什么了?我有些好奇。但,总之感受还是蛮好的。程昱他这个人,不会像有些人那样浮躁,话语当中也透着理智和睿智。我欣赏这样的男人,深藏不露。但,我知道这样的男人也是危险的,因为他们太有魅力。之所以危险也许是因为,他们将自己的情绪都隐藏的太深会永远是个迷。
   有一天他问我,抱着肩膀干什么?我说我坐这上网很冷。他突然站起身来,对着屏幕凑过来,黑压压的一片看不清。我问他干什么呢?他说他在抱着电脑抱着我,问我还冷吗?我心头一颤,他居然也有幼稚和天真可爱的一面。我想这算是新发现吧。
   也就是从哪一天开始,我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他就像个谜团,每天在我的眼前绕来绕去的,让我心烦,心酸。我时刻提醒自己,他就是我的猎物。而我要做的是,郑州不同类型的癫痫病应该怎么治?捕获他,驯服他,找出他的弱点,然后击毙他。也是从那天开始,我越来越恨自己,怎么做出了这样无聊的事情。我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有一天喜欢上他,也会时常羡慕嫉妒恨着他并不是属于我。
   可是十余天下来,一无所获。他的每个回答都是滴水不漏的很完美。而那些本打算潜入的其他小号,也都没能成功,不是一句话被拉黑就是被他驳斥了。后来他干脆把号给锁了。只留下这么一个号继续战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阿红对我的进展居然不闻不问?我给打电话,人家总是在忙。我不明白这到底什么情况?还是她对我太放心了?
  
   [3]
   “你怎么了?怎么喝多了?你要当心身体,不是说你的心脏不好吗?怎么还能喝酒呢?”我看着屏幕那一边喝得醉醺醺的他,不解的问。因为认识一个月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喝酒。
   “嗯,没事。有点多了。死不了我没事,就是心情不愉快。”程昱吐字不清含糊的回答我。而我一听,心头一喜,机会来了。
   “不愉快,为什么不愉快,能和我说说嘛?我们认识这么多天了,你是可以信任我的。”我开始缓缓的切入我的疑问了。我其实很想知道,他和阿红到底怎么了。
   “你,如果在我身边就好了。我们可以一起喝一杯。你很漂亮,也很善解人意,我很欣赏你。你就像我的红颜知己,因为你能走进我的心里,谢谢你关心我。我真的谢谢你。”他迷迷糊糊的说着在我看来半真半假的话。

共 17807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