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柳岸】英雄杨老虎(散文)

    杨老虎是我最要好同学南平的父亲,长几岁的人都知道他的名气,他的一生有许多传奇,只是很少有人知道,我只是道听途说一点,偶然有了想写他的想法,粗线条的勾勒一下,待有时间和老同聊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看点·光】度假村(散文)

    五一假期的一大早,我就回到赵庄老家,来照看我的菜地。明媚的阳光渐渐热烈,一大片油菜结着青荚在风中坠坠地点头,似乎在渴望一场暮春的好雨来激发它们全部的收藏,我仿佛看到玲珑溜圆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那些年,槐花飘香(散文)

    多么的有缘,遇到了一株喷香的洋槐树。此时,在杂乱的灌木丛里,一株开满花的小槐树,迎着风,吐香,含笑。一串串素香的花朵,隔着一层层参差不齐的叶蔓,翕动嘴唇和我低语,路遇的浅浅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人间】载满车欢笑 撒千里蒙疆(散文)

    去年夏天,我们单位一行15人,准时从钻井体育馆出发,前往通辽市甘旗卡镇的大青沟。历经近5个小时,我们终于到达美丽的草原大青沟,入住在兴隆轩。住宿条件虽然没有想象的好,但这一点也没...[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雨水冲击出来的记忆(外两章)

    【雨水冲击出来的记忆】时间是流动的,在记忆里,在人的脑海里时而风平浪静,时而波涛汹涌,人的一生如同一些花花草草,从旺盛到枯萎,在时间的覆盖之下,任何人都逃脱不了它的冲击,此岸...[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村庄】酸梅树下的村庄(散文)

    前段时间回老家,听爷爷说,村里最后一户住在“老村”的王老爹,已经搬迁上来新村这里居住了。我一听“老村”这个词,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那是个很久都没有再被人们提及的字眼。现如今听...[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抹不掉的记忆(散文)

    记忆是时光里的酒,在岁月中尘封,时间愈久,就愈加醇厚。上世纪90年代,我的故乡有几年时兴宴席上请酒“打电话”,酒杯在桌上一敲,说:“请!”对方也在桌上敲一下,回道:“干!”如果...[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草品五味(散文)

    本人天性喜山爱草,桌上就少不了山中检来的石头,屋里到处都有四季常绿的草物,虽都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却极有个性。偶尔翻动一本草书,见到五种草物,从其外形到其品行就想到了人,想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望城登高(散文)

    重阳节已经过去了好多时日,天气还总是阴阳怪气的不着调出牌,欲雨还晴,欲晴还雨,大好秋日竟把我猫在家里外出不得。远处的群山在倾情召唤我,遍野的秋色在狂热的撩拨我,想起李白的“君...[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共同的名字:插兄(散文)

    七月的某日。一起在珲春插队落户的天胜给我打来电话:“黄援朝侬晓得伐?”“啥人?”“原来住我楼下的黄毛,你寄拨伊羊毛衫格——”“哦,黄毛!一起吃过饭的?”我想起来了:“伊那能啦...[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