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庆兔兔日记》2032弟弟喊我哥哥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唯美句子

    2032星期五小雨9℃~6℃燃气暖气温度16℃PM2.5-60    今天是农历十二月初九丙申年《猴年》,今天是一个值得记忆的日子,一家人都在为小宝宝的出生忙碌着。爷爷奶奶今年有一点忙今天没有来,妈妈爸爸昨天就是在医院渡过的,外婆早早地就赶到医院。    当我从楼上下来,也听到了乖乖兔喊庆兔兔,我说:“庆兔兔昨天夜里是在姨妈家睡的,昨天庆兔兔妈妈已经住院了。”,乖乖兔奶奶急忙问:“庆兔兔妈妈生了没有?”,我说:“还没有,就在今天早上十点钟,前边还有一个双胞胎,就是你们对面窗户对窗户的那一家。”。乖乖兔想跟着我一起去叫庆兔兔,乖乖兔奶奶说:“乖乖兔,我们在前边慢慢地走,你们在后边快一点赶上来。”。    妈妈住在医院里,并不影响庆兔兔的日常生活,是不是能够第一眼看到弟弟,庆兔兔还没有这个意识。从姨妈家楼上下来,庆兔兔一个手拿着两个饺子,一个手撰着一个剥了壳的鸡蛋。    姨妈家的二楼一个奶奶出来了,奶奶问:“庆兔兔,你上学呀?”,这个奶奶有一点年轻,庆兔兔也不知道是该叫奶奶还是叫阿姨,庆兔兔只是点点头。我问:“你是不是去锻炼呀?”,这个奶奶说:“今天我的侄姑娘生孩子,我去医院帮着照顾一下。”,我说:“那真的巧了,庆兔兔的妈妈也是今天生小宝宝。”,天下真的有那么巧的事情。    庆兔兔拿着鸡蛋说:“外公,这个胖鸡蛋我吃不完。”,我说:“你不吃鸡蛋你拿着干什么呀?你先吃,吃不完再给外公。”,庆兔兔只是用牙齿轻轻地在鸡蛋上咬了一口还是把鸡蛋给了我。    又是一夜的小雨,地下并没有看见积水,外边的到处是湿漉漉的,房子和树就好像被洗过一样,天还是灰扑扑阴沉沉,地面上的景物明显已经干净了许多,虽然画面并不是清晰可见,比起前几天的天人们已经欣喜若狂了。    庆兔兔问:“杨小跳呢?”,我说:“今天不知道能不能碰见杨小跳,刚刚乖乖兔还想过来叫你一起走的。”。    没有了小朋友,庆兔兔选择的是坐公交车,公交站上人头攒动,公交车却迟迟不肯露面。当公交站上的人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时候公交车终于来了,而且是一次来了三辆。三辆公交车都是走远途的,自然没有一辆车上是空空荡荡的。车子上人多,车子也多,瞬间的功夫,公交站上车走人空。    呆在拥挤的公交车上,庆兔兔一直在叨叨着:“怎么没有位子呀?”,我说:“又不是很远就两站路,一会就到了。”。到了一站,下了一批人,车上依旧满满当当,庆兔兔又在嘟嘟囔囔:“怎么还是那么多人呀,怎么还是没有位子呀?”。    十一点五十分,电话铃响了,我急忙拿起电话,外婆说:“带一床小被子过去。”,我知道一个小生命已经来到我们这个世界上。我问:“不是被子都带过去了吗?”,外婆说:“好像有一点冷,想再多盖一点被子。”。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空气中散发着雨的味道,路上的人急急匆匆,我一路小跑前往医院的路上。    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我的心一阵忐忑不安,我想问,我又不敢问,我希望能够看到一个小姑娘。不是男孩不好,已经有了一个男孩了,再来一个姑娘会更好。姑娘相对会更加体贴父母,在父母年迈的时候会不时地想到父母的存在。男孩大大咧咧将会以事业为主,在家里完全依靠媳妇的指使,对一些家庭琐事,对父母的情况相对迟钝一些,尤其是对自己的父母,如果媳妇不开口可能就会忘了父母的存在。    由于庆兔兔和刚刚出世的宝宝年龄的差距,如果是女孩,两个人以后成家立业的时间就会非常接近。两个一样性别的孩子,在一个家庭里经常会不经意地进行比较,也可能对一个孩子的说教中提及自己的同胞,这样可能会无意中伤害一个孩子的自尊心。    推开病房的大门,一股热气从屋里涌出来,屋里温度很高屋里温度调节在二十二度。一个小小的不锈钢小床停在屋子的中央,一个被包被紧紧地包裹着小生命躺在小床中央,包被一端露出一个小小粉红色的脸庞,我知道这就是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的宝宝。看惯了庆兔兔的脸,再看这被被子严严实实包裹的脸好像有一点不习惯,太小了,不是一般的小,脸上没有什么皱纹,也就是说宝宝的脸不是皱皱巴巴的,但是宝宝的脸还没有完全张开,脸上看不到一点光泽。    宝宝的头上卷曲着长长的稀疏的头发,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是不是是女孩,我提着心在问:“是不是小姑娘呀?”,外婆说:“是儿子。”。听到这里,我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触,现实和我的预想截然相反。很快我又适应过来,幻想是一厢情愿,现实是的的确确存在。我又是一个讲究现实的人,孩子是男是女都是我们的骨肉,对我们来说,不存在光宗耀祖,也不存在继承祖业,也不存在养老送终的企图。多一个孩子,这个家庭就多了一份稳固,在这个飞速发展的国度里,疾病车祸谁不能说与自己无关,如果一个家庭失去孩子,不管是谁都会承受不了,孩子就是天,天绝对是不能塌下来。对我来说,我就可以再进行一次早教的实验,能不能用的教育理念教育一个合格的孩子来,小家伙的出世给我提供了机会。既然是教育,教育不存在男女有别,只要孩子好就是一家人的幸福,就是一家人的未来。我的任务就是为这个家庭增添光彩,为孩子创造未来,为千家万户的家庭孩子早期教育提供浅薄的参考意见。    宝宝偶尔睁开眼睛往外看上一眼,张开嘴伸出舌头添食包被的边沿,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马上就呜呜的哭了几声。外婆说:“他比庆兔兔好哭,洗澡的时候就哭个不停,他也好吃,不停地张开嘴想喝奶。”,我问:“现在不可以喝奶吗?”,外婆说:“要让他先吸一下妈妈的奶,然后再喂奶。”,我问:“现在妈妈会有奶吗?”,外婆说:“吸一下奶,让他知道以后这样喝奶的,也可以把妈妈的奶早一点催出来。”。    小床床头挂着的标签上写着:体重2.98kg,体长五十四厘米,弟弟比庆兔兔重了一些,庆兔兔出生的时候是才2.7kg。    小家伙的出生已经失去了以往的光环和隆重,对一个世世代代在黄土地上耕作的农民来说传宗接代是一个家庭的头等大事。庆兔兔是长孙,妈妈刚刚住进医院,三个姑妈三个姑爹表姐表哥早早地来到这里。当庆兔兔响亮的哭声从手术室里传出来的时候,加上姨妈姨奶奶家的人把庆兔兔围得密不透风。听到是一个男孩,奶奶激动了,爷爷也露出一丝笑容,奶奶抱着日思夜想的孙子,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角里流了出来,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滴在庆兔兔的身上,这是兴奋而流出的眼泪,这是几千年传统思想的延续。    月母子由奶奶全权负责,几个姑妈轮流值守,庆兔兔成了宝贝中的宝贝。    事过境迁,往日的辉煌没有重现,今天的小宝宝已经风光不再,冷清清的病房里只有外婆一个人在照看小宝宝。我问:“不是小宝宝都是放在医院里统一管理吗?”,外婆说:“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小宝宝生下来就要和妈妈呆在一起。”。    等我准备回家的时候妈妈刚刚从手术室出来,姨妈和二姑妈推着病床从电梯里出来推向病房。    今天爷爷家那边就二姑妈来了,二胎已经没有庆兔兔出生时的喜出望外,可能是爷爷奶奶年龄大了,地里的农活太忙了。长幼有别,在农村根深蒂固,在我们跟前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场景,不管大小,他们都是平等的。    下午,外婆回来给小宝宝找袜子,外婆说:“小家伙脚有一点凉。”,我说:“你们不是带袜子去了吗?”,外婆说:“那些衣服袜子过几天再穿,现在要把袜子穿上,这种袜子带橡皮筋,套上不容易掉,刚刚小家伙把自己的脸都抓伤了,还要给他戴上手套。”。妈妈在医院,我无事可做,我什么忙也帮不上。外婆说:“小家伙吸妈妈的奶,含住妈妈的奶头就不松开,因为他没有吸到妈妈的奶。”。    中午,二姑妈有事走了,姨妈还要上班,外婆今天几乎一天都泡在医院里。外婆有一点时间就连忙赶回家,外婆熬稀饭和煮白萝卜汤,还一直惦记着晚上一家人吃饭的事情。    跑腿走路是我的事情,我负责去医院送饭,我把录有英语的播放器带到医院。到了医院我才发现,病房里有电视,庆兔兔爸爸正在看电视,电视的声音再小也是声音,最起码病房里不会是静悄悄的。    接着就去接庆兔兔,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把很多人逼停在马路旁边的商店里,我虽然带着雨伞还是选择了坐公交车去幼儿园。    教室里小朋友纷纷将一张淡黄色的作业本纸交给徐老师,庆兔兔拿着笔还在纸上写什么,兔小帅用手在庆兔兔的纸上指指点点,庆兔兔就拿起橡皮在纸上擦,然后重新写。一会宋跳兔过来,拿着橡皮帮着庆兔兔擦,接着拿起铅笔帮着庆兔兔写。就在大部分小朋友都交了卷子的时候,庆兔兔喊徐老师,徐老师过去看了一眼,庆兔兔这才把卷子递给徐老师。    宋跳兔从窗户里探出头说:“庆兔兔外公,你让庆兔兔去我家吧。”,我说:“庆兔兔有了小弟弟了,今天庆兔兔不能去你家。”,宋跳兔说:“不好,庆兔兔很长时间没有去我们家玩了。”。    今天小朋友们从教室里出来有一点胆大包天,把放在教室外边的足球篮球拿起来踢。这是第一次,是一个女孩先起头,庆兔兔出来就跟着一起踢,一会功夫踢球的队伍也越来越壮大,一直踢到大家匆匆离开。    宋跳兔的爸爸突然出现在我的跟前,我问:“你今天怎么来接宋跳兔了?”,宋跳兔爸爸说:“我今天在附近办事,所以就顺路接宋跳兔回家。”,宋跳兔跟爸爸说:“我要庆兔兔去我们家玩。”,庆兔兔说:“我妈妈要生小宝宝了,我要去看我妈妈。”,宋跳兔爸爸说:“哦,你妈妈生小宝宝了?”,我说:“今天上午他妈妈生了一个男孩,就是庆兔兔已经有了弟弟了。”,宋跳兔爸爸说:“宋跳兔,今天庆兔兔不能去我们家。”,宋跳兔一个手拉着庆兔兔,一个手拽着我说:“不好嘛,我要庆兔兔去我们家。”,我说:“我们以后会有很多时间一起玩的。”,宋跳兔两个手拽着我的手不依不饶地甩着说:“我要庆兔兔去我家。”,庆兔兔开始犹豫起来,庆兔兔一会说:“外公,我去宋跳兔家就玩一会会。”,一会庆兔兔说:“我还要看我的妈妈,还有我的弟弟。”。    我要庆兔兔去公交站,宋跳兔拉着庆兔兔说:“庆兔兔,你跟我们一起走。”,宋跳兔爸爸说:“你们就跟着我们一起走,我把你们送到医院去。”。    想到要看到自己的弟弟,庆兔兔的心都飞了起来,对弟弟熟悉又陌生,弟弟天天想天天说,现在真的要见到自己的弟弟,弟弟是什么样的庆兔兔浑然不知。想看弟弟心切,庆兔兔不断地说:“这车子怎么这样慢呀?”,我说:“不是车子慢了,而是你心里急了。”。宋跳兔爸爸说:“家有老人是一个宝呀,庆兔兔的弟弟就有人带。”,我说:“你们也是被迫无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很忙。”,我指着宋跳兔说:“宋跳兔不就是一个宝吗。”,庆兔兔问:“那我是不是宝呢?”,我说:“你们都是宝。”。    下车宋跳兔还一直拉着庆兔兔的手说:“庆兔兔,你要到我家来玩哟。”,庆兔兔已经无心在这里停留,宋跳兔爸爸说:“宋跳兔,不要再拉着庆兔兔了,庆兔兔还要去医院看望弟弟呢。”,宋跳兔恋恋不舍地勉强松开庆兔兔的手。    医院,庆兔兔已经轻车熟路,进电梯按楼层关闭电梯门,从电梯里出来,庆兔兔三步并两步地跑到病房,推开病房大门,庆兔兔喊:“妈妈,我回来了,我的弟弟呢?”,妈妈显得有一点疲惫有一点痛苦,妈妈伸出手指着旁边的小床。庆兔兔走到小床跟前问:“弟弟呢?”,外婆说:“小床上不是弟弟吗?”。弟弟也太小了,弟弟被被子包裹起来,还没有庆兔兔的枕头大,庆兔兔看见过的小朋友无数,庆兔兔还没有看见过这么小的弟弟,庆兔兔仔细辨认才发现自己的弟弟竟然那么小,而且弟弟就露出一个小小的脸庞。    庆兔兔喊:“弟弟,哥哥来了。”,庆兔兔的声音好像弟弟听到了,弟弟慢慢地睁开眼睛,看了庆兔兔一眼,嘴里哼了几声,庆兔兔兴奋地说:“妈妈,弟弟在叫我呢。”。    看到弟弟的兴奋慢慢地消失了,庆兔兔跟爸爸说:“我要看电视。”。    弟弟哭了,外婆说:“是不是屙巴巴了。”,爸爸连忙起来打开包被,爸爸的手刚刚伸进宝宝的尿不湿里,爸爸的手迅速抽了出来,爸爸说:“他屙巴巴了。”,爸爸的手指头上已经沾上巴巴了。庆兔兔听说弟弟屙巴巴了也挤过来看,庆兔兔看到爸爸手指头上的巴巴马上用手捂住鼻子说:“妈妈,弟弟屙巴巴了,弟弟的巴巴好臭好臭。”。    外婆爸爸给庆小兔换尿不湿,刚刚换完,外婆说:“他又尿了,庆小兔的衣服也湿了。”,爸爸在兜尿不湿的时候没有兜好。换衣服的时候庆小兔大哭起来,庆兔兔说:“弟弟,你不要这么大声音哭。”,妈妈说:“你小时候也不是这样哭的吗?”,我说:“你小时候哭的声音比这个还要大。”,妈妈说:“你们以后不能这样说他们。”。我不知道妈妈这样说的道理,说小孩子在月子了会哭,怎么会是贬低孩子,只是是无关紧要的玩笑,真正应该引起重视的应该是现在,是庆兔兔在幼儿园受到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批评。    明天要去广电中心排练,下午还要参加《萌娃闹春迎新年-2017宜昌市少儿新年文艺晚会》演出,徐老师要求上午八点钟准时在广电中心集合,下午正式汇演是二点半,要求大家一点半一起集合。姨妈说:“那么早,这不要五点半就要起床了。”,妈妈说:“不行就打的去,这样就可以晚一点起来,六点半再从家里出发。”,我说:“用不着那么急,七点钟再走也不迟。”,妈妈说:“老师说了,我们还是早一点去,中午回不来就在外边吃一点。”。    

陕西癫痫病正规医院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比较好得了癫痫病的患者会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