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清韵】土地PK财神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唯美句子
一条宽阔的国道,笔直地伸向远方。柏油马路上车如穿梭。   国道下面一溜几十亩菜园,时值新春。青菜碧绿一片。   梁栋神气十足地开着车在柏油路上奔驰,青青挎着一只小包,一边招呼旅客上下车,一边收款付票。   旭日东升,霞光万道。梁成和玉娥在承包的水田里耘禾,翠绿的禾苗似绿色的毯子,在微风的吹动下,此起彼伏。   湛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几只小云雀在天空中自由地飞翔。   梁成和玉娥的心情好极了,脸上洋溢着喜悦的表情。梁成停下手中的活:“看来,今年一定是个好年成,老天爷风调雨顺。我们这几亩责任田,一亩收他两千多斤没问题。”   玉娥直起腰来,朝路上来往的车辆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若有所思地:“我俩将田种好,栋儿将车开好,到下半年,我们要做栋新房子,为栋儿结婚做准备。”   梁成笑着说:“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土管站里,老田接到了县里打来的电话,要为六.二五土管法颁布二十周年做宣传。   老田找主管的何镇长汇报电话内容。何镇长作了几条指示:“一:将临时性标语贴在机动车上,形成流动宣传车。二:编写小学生爱国教材。   三:定期出宣传栏,宣传土管法。   四:各交通要道口,拉起横幅,上写长效性标语。”   老田将这些指示一一记录下来。   柏油路上,梁栋打开车门,青青将一位七十多岁的大娘扶上车。亲切地问:“老人家,在哪里下车?”   大娘:“我在莲塘镇下车。”   青青笑着说:“大娘,车票三块伍角钱。”   大娘摸了摸口袋:“哎呀,我只有两块钱。”   梁栋听到这话,眉毛皱了皱,但没作声。   青青仍笑着说:“大娘,您如果实在没钱的话,那这次就算了。”   梁栋不高兴地发动了车子。   大娘感激地说:“这对年青人真好,真是天生的一对。”   梁栋听到这话,得意地笑了。   青青脸一红:“大娘,我是替他打工的。”      大民妻与婆婆在吵架。大民妈披头散发,哭倒在地。   大民妻继续破口大骂:“你这个老不死的,活在世上就属多余。长江又没盖子,你去跳呀。”   梁成放下锄头,上前吼道:“假如婆婆是你娘,你嫂子这么骂她,你心中难过吗?”   梁成继续对大民妻说:“年青人,欺负婆婆算么本事?”   大民妻眼里闪着泪花。吞吞吐吐地对梁成:“二叔,我不是个不讲理的人。我们家六个人,只有两间房子。连转身的地方都没有。我和大民商量,想再做间房子,可婆婆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加上也没地方做。我和大民结婚几年了,晚上吓得不敢同房,连个孩子也不敢要。今天又提到做房子的事,婆婆叫我们滚,才吵起来的。”   “啊!原来是为房子的事,但也不能骂婆婆。你公公去世后,她一人拉着几个孩子,不易呀。没地方做,你们去找土管站老田吧,让他先给你们批一块地基,等年成好了,大民还可到外面找点活钱。做房子就快了。再也不许跟婆婆吵了。”   老田骑着一辆破自行车,朝梁家村‘滚’来。梁成发现了,大笑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快,老田你的生意来了。”   老田从口袋里掏出一卷纸,见人就发。   大民走到老田面前,说明家庭情况。   老田说:“你先写个申请报告,送到村委会盖章,再送到我们土管站。等县里批下来,癫痫的药物治疗好吗动工时,我们再来核实放线。”   大民夫妻喏喏连声,不停地说着谢谢。      车站里的车子有秩序地排着队。梁栋的车子排在第三位。离出车还有一段时间,栋梁坐在车子里悠闲地吸着烟,得意地吐着烟卷儿。   吐了一会,他觉得乏了。想找青青聊聊天:“青青,现在咱们收了多少钱?”   青青捧着一本书,聚精会神地看着,没有听见梁栋的话。梁栋提高了嗓门:“问你话呢?今天收了多少钱?”   青青回过头来:“一百八十块。干么老问钱?”   梁栋:“不问钱问什么?我们这么辛苦,还不是为钱?你想想,各项开支那么多,你再少要人家钱,我们吃什么?”   青青合上书本:“你就知道钱。一点仁义也不讲。我劝你多看点书,免得钻到钱眼里出不来。”   梁栋不服气:“书有什么用?有人千辛万苦读完大学,还不是出来帮人家打工和做小生意。知识,这年头不吃香了。”   话不投机,青青不理他,重新翻开书本。   梁栋眨了一会眼睛,想出一个主意:“青青,以后每天我们留下三十块钱。我得二十,你得十元。好东西看着合适买点,不要让爹娘知道。好吗?”   青青:“要留你自己留。别把我拉进来。一个人要名誉,我贪污,谁还相信我?”   梁栋:“你不要——好!看你的书吧。”   土管站里,为迎接六.二五土管宣传日,各斯其职地忙碌着。   “热烈庆祝六.二五土地宣传颁布十周年”的大红横幅,拉在国道两边。增添了节日的气氛。   贴满宣传条幅的宣传车,扩音器里大声地朗颂土地法规,引来不少人围观。   各交通要道,粉刷了保护土地的长效性标语   土管工作人员给梁大民丈量空闲地,指着“建房申请表”详细地对他们解说。   梁成家,玉娥在栏里喂猪,猪大口叶吃着食料,还不时高兴地哼几声。   喂完猪,她又切猪草,手中的刀上下飞舞,动作麻利。   车站上,梁栋的车子又在排队。   青青利用空闲,在织一件毛衣。线没了,她从包里拿出一仔未绕的红线:“梁栋,帮我一下。”   梁栋得意而笨拙地绕着线团:“青青,我们这不是在替自己牵红线吗?”   青青斜了梁栋一眼,粉脸飞红:“去你的。”   梁栋更加得意了,一种特殊婴幼儿癫痫甘肃哪家医院好呢的幸福感传遍他的全身。默默地用满含柔情密意的眼瞅着青青,羞得青青抬不起头来。   田奶奶靠在门边坐着,身子虚弱得随时要倒下来。   田大娘从厨房里端来一碗鸡汤,轻轻走到婆婆身边。   田苗在屋里,见娘端了好吃的给奶奶,两眼贪婪地望着。   田大娘快步走到婆婆身边,将碗伸到奶奶面前。奶奶伸出一双枯瘦的手,颤颤抖抖伸手去接。   田苗从门后一个箭步,窜到奶奶面前,伸手去夺碗。碗滑,田苗手未抓牢,‘啪’的一声,碗摔在地上成了碎片,鸡汤撒了一地。田大娘的裤脚上、鞋上,都沾满了汤汤水水。   田大娘含着泪,气愤地从门后抓起一把扫帚,朝田苗头上挥去。   田苗双手抱着头,杀猪般地叫了起来。打了一阵,田苗撒开长腿,跑得无影无踪。   “唉!”田大娘叹了一口长气,默默地收拾着地上的汤汤水水。   奶奶眼中淌下一串昏浊的泪珠。   梁家村道上,一辆手扶拖拉机突突着前进。车上载着一车红砖。   玉娥挑着空土箕走在拖拉机后面。   前面一个缺口,拖拉机颠了一下,几块砖从拖拉机上掉了下来。   玉娥小跑着,上前捡起砖放进空土箕。得意地哼起黄梅戏。   晚上,梁栋在洗脚,梁成悠闲地抽着烟,玉娥忙着收拾碗筷。   梁栋嗫嚅着:“爹,娘,你们托人到青青家说说?”   梁成一时未反映过来:“说什么?”   玉娥脑筋转得快:“说什么?说媳妇呀。哎呀,青青真的要成为我家媳妇了。当初安排她卖票,走的就是这步棋呀。”   梁成:“看把你高兴的。”   玉娥:“当然高兴呀,青青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这闺女聪明,心眼又好。我们没女儿安徽哪治疗癫痫,将来老了还不指望他们俩口子?再说,咱们俩家关系好,这不是亲上加亲吗?明天,我就托五奶奶说去。”   老田一身疲乏地回到家,见老母在躺椅上,虚弱不堪。老田心中一阵难过,上前轻声叫道:“妈。”   奶奶微微点了下头,连答应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田内疚地走到妻子身边,低声地:“妈身子那么虚弱,去买点肉或杀只鸡,给她补补。”   田大娘一肚子委屈:“中午给她炖了一碗鸡汤,可是田苗来抢,谁也没吃成。”   老田怒不可竭:“田苗,你给我出来。”   田苗知道要挨打了,躲在屋角,畏畏缩缩不肯出来。   老田抓起一根竹棍,屋角里拉出田苗,没命地抽打起来。   田苗杀猪般地叫起来。   田大娘跑过去拉,老田还是不歇气地打。田苗哭着、跳着、蹦着。   奶奶受不了这剌激,“咚”的一声栽倒在地。   老田慌了,连忙丢下竹棍,抱起母亲。   奶奶脸色苍白,呼吸急促。老田吓坏了,招呼妻子一起将母亲抱上床。   田苗仍蹲在屋角,一个劲地傻哭。   老田冲出门找医生。   青青在路上碰到父亲,见父亲心急火燎的,也一起奔去。将医生请来。   医生果断地为奶奶输液。忙了好一阵,奶奶才平静。   青青向妈妈询问缘由。   母亲一一诉说着。   青青一把拉住父亲,劝道:“爹,弟弟本来就弱智,你不该下狠心打他。”   “唉!”老田也后悔打重了。心中不是滋味,双手抱头,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梁栋的车子停稳后,青青靠在一株开满鲜花的树下休息。梁栋被她的美丽吸引住了,乌黑的头发,美丽如画的脸庞。雪白的皮肤,苗条的体态,被鲜花一映衬,显得更美。   梁栋一双眼睛在她身上扫来扫去,一刻也不肯离开。默默欣赏着心上人。   老田在土管站接电话:“田站长,我县马上要开展地籍调查,经县里研究决定,派你下个月到省土管局学习。时间为一个月。你准备一下,七月一号到县里报到。”   老田:“谢谢领导信任,我马上准备。”   老田回到家,田大娘告诉他五奶奶来提媒一事。老田说:“家里的事你就是法人代表,青青若是同意订亲,就先订吧。我下个月要到省里学习。”   玉娥喜滋滋地对梁成说:“田家同意订亲了,你说,该办哪些彩礼?”   梁成沉思着:“家里的现钱只有两仟三。其余的还没到期,如果订亲时礼轻了,怕人家笑话。”   玉娥思索着:“他家不会在彩礼上计较。老田夫妇不是那样的人,青青更不是那样的姑娘。”   梁成在客厅里摆下几桌酒席。满桌儿童癫痫病的病因是怎么引起的美味佳肴,贺客们脸上洋溢着喜气,猜拳声、劝酒声不绝于耳。   玉娥、梁成劝酒上菜,嘴里不停地招呼:“薄酒淡菜的,不成敬意。招待不周,望各位海涵。”   贺客们恭维:“恭喜、贺喜、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地配一双。”   梁成、玉娥:“托大家的福,同喜、同喜。”   梁栋走到青青身边,诡秘地望了她一眼。指指那些贺客,要青青听他们的赞美。青青回眸一笑,梁栋得意极了。   有人提议:“请亲家、亲家母共同干杯。”   玉娥一张娃娃脸,白里透红。听到贺客的提议,连忙洗好手,拉着高大的丈夫,朝亲家桌前走来。   老田身穿涤确凉衬衫,解放鞋。条条皱纹显出喜气。见亲家夫妇来敬酒,忙拉着妻子站起来。   梁成、玉娥举杯,老田夫妇也举起杯来。   梁成致敬酒辞:“我们哥俩几十年的交情。喜看从小青梅竹马的兄妹,如今喜结良缘。这是我们的福气。”   玉娥戏谑道:“我们在土地爷的庇护下,定能万事顺心,大发大旺。”   老田代妻子答谢:“孩子们有缘,我们俩家的事就是一家的事。为孩子们幸福!干杯!”   四人的酒杯“当”的一声,发出脆响。响声久久地在梁家村上空回荡——   贺客们一齐鼓起掌来:“土地爷与财神爷联姻,今后可要关照一方啊!”   梁成微有醉意,老田更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那当然、当然。”      梁大民的两间平房已峻工,一家人喜气洋洋,逢人就散烟、发糖。   奶奶的毛病又犯了,田大娘急匆匆出门找医生。   梁栋、青青在路上撞见母亲。梁栋反映快,连忙从邻家借来一辆板车,将奶奶抱上车,拉起就走。   梁成荷锄而归,见青青、梁栋拉着板车小跑,不禁大吃一惊。   梁栋:“爹,快回家拿两千元钱来,奶奶要住院。”   梁成也小跑回家,毫不犹豫从箱子里拿出两千元钱来。   老田骑着破自行车赶来,路上碰到梁成,梁成连忙将钱朝老田口袋里一塞。   老田望着亲家,连客气话也顾不上说。骑上破车,又追赶梁栋他们去了。   梁成回到家,坐在椅子上喘息未定。玉娥从厨房出来,嗔怪道:“唉!这样下去,何时能接济到头啊?!”   梁成大度地:“你小声点好不好!谁叫我们是亲家呢?”   玉娥鼻孔里哼了一声:“只怕我们求人家帮忙时,人家不当我们是亲家哪?!”   梁成自信地:“你说到哪里去了,老田不是那样的人。”      医院,梁成玉娥提着一大包慰问品来看奶奶。见老田守候在床前。大家见面客套了一翻,老田感谢亲家又帮了他大忙。   梁成夫妇笑着说:“谁叫我们是亲家呢?我们有困难时,你也一定会帮忙的。”   老田笑着点点头。   老田由青青送上到省城的长途汽车。   梁成、玉娥在商量家务事:“孩子们已订亲了,也到了法定婚龄。现在的年青人,在一部车上双进双出,我们要早点作好准备,免得到时措手不及。”   玉娥思索着,转入另一个话题:“听说,荷塘镇的公路要拓宽。我们家的菜园正好在公路边。目前农活稍闲,我们不如趁现在将房子建起来。道路宽了可以做店面,或自家开店,或租人。我们都是五十来岁的人了,今后就不用那么劳碌,享点清福。也给孩子们准备新房。” 共 19906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