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哥哥,你在哪里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txt下载
   我的哥哥突然不见了。   这是在我隆重的婚礼仪式上,摄像师要为我们拍照全家福合影时,才发觉的。   一个大活人,刚才还在主宾席位上就坐着,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卫生间、休息室、客厅……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不见他的影子。   我有点着急,忙拿出手机拨打他的手机,提示音告诉我: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有泪,很快从我的脸上簇簇落下……   “哥,你干吗去啦?我们都在等你拍照呐!照片上不能没有你,你可是我世间唯一的亲人啦!”我哭着道。   有人很快提议说,楼上楼下都装有镜头监控,查查录像不就清楚了吗。   我立马回过神来,忙和爱人肖剑一道去查看录像,还真很快就找到了哥哥的行踪,他已在一个钟头前独自悄悄下楼,手中拎个黑提包,拦辆出租车离开了。   我一愣,哭出了声。   肖剑一手揽住我,劝说道:“不要哭,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哥哥不会出啥事的。他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兴许是办什么急事去了,没来得及跟我们打招呼,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我们等等吧!”   但愿是这样!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一个钟头过去了,仍不见哥哥回来的迹象。   婚宴马上开始,我心里变得踹踹不安起来。   我梳理着杂乱的心绪,揣测着哥哥这个时候突然地离开,会去干啥?   我知道哥哥以前办啥事,都是事先给我说一声,从来不瞒我,可今天怎么啦!   我心头,又罩上了层迷惑的阴影。   突然,我脑海里一亮,蓦地想起来,对啦!哥哥一准是跑回乡下老家,去看他喂养的一群鸡猫狗去了。我清楚地记得,那天自接他来城里后,他就开始变得神经兮兮起来,嘴里鸡呀猫呀狗呀什么的,一直念叨个不停。他心里,是放不下喂养的那一群家禽啊!   我想他不给我们打招呼,是怕我们不同意吧!   我不由地撅起小嘴,开始生起哥哥的气来:“哼!难道我在你心里的位置,还武汉哪儿能治好癫痫不如一群家禽重要?哥哥,你怎么会这样呢!”   我已经确信无疑,哥哥,就是回几百里开外的乡下老家,看他喂养的一群家禽去了。      时间到了中午十二点,婚宴已经开始,我和爱人肖剑商量了下,决定由他负责应酬这里的亲朋好友吃饭,我亲自开车去趟乡下老家,把哥哥再拉回来。   我开着车,急急奔上了高速公路。   我心里翻江倒海的极不平静,满脑子里浮现着的,全都是哥哥的身影——   “哥啊哥,你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啊!叫小妹我太伤心啦!我该怎么说你呢?唉——”我眼里不由又溢出了泪水,赶忙用手去擦。   我的哥哥,是我在世间唯一的亲人了,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我的存在,就没有我幸福的今天。他是我精神上的全部支柱,是我生活中的坚强后盾。   二十五年了,人生中能有几个二十五年?我长这么大,全都归功于哥哥的辛勤养育。是他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拉扯我长大成人成才的。哥哥把他一生中最为珍贵、最为美丽的青春年华,全都奉献给了我。   哥哥大我十八岁,已由当初的一个青春帅气的小伙,变成了一个饱经沧桑的青年。尽管,他才刚四十岁多一点,可看上去,俨然要比实际年龄大得多。   我知道,哥哥之所以变化这么大,全都是因为我呀!他为我实在是付出了太多、太多……      在我的记忆中,一直找不到爹娘的影子。听哥哥给我介绍说,他十八岁那年,四十岁的娘才有了我。在下生我时,娘因难产导致大出血,结果不幸身亡。苦命的我来到世间,竟以娘的生命做代价,太令我心寒啦!   我两岁那年,爹因一场意外的车祸,又扔下我和哥哥,奔娘而去……生活的重担,开始从此压在了哥哥一人身上。年仅二十岁的他,看上去似乎要比同龄人成熟得早,在家开始当娘又当爹,挑起了家庭的重担。用瘦弱的双肩,支撑起了一个由我们兄妹俩组成的风雨飘摇的家。   我开始记事的时候,是在离家三公里外的一个小学里念书,途中要穿过一条四季流水的河,要经过一片幽深的树林……哥哥每天都是背着我,费力地穿行在那条坎坷不平的小路上……风雨无阻。他现在的左腿走路不灵便,就是那时候在一次背我上学跨桥时,不慎给摔瘸的。   我想不起来哥哥是在哪一年辍的学,只记得那时家里的墙上,到处贴满了他的大大小小的奖状。他当时的学习成绩,在班里肯定是非常的优秀的。要不然他咋会得到那么多的奖状?后来我曾问过他,为啥不再上学啦哥?他没有回答我,脸上茫然了一阵,接着便对着我一笑了之。   我十二岁那年,已经三十岁的哥哥,在村里热心肠的二爷的张罗下,给我娶了个长有一支胳膊的嫂嫂。新婚的那段日子里,不大爱说话的哥哥,每次骑着自行车去学校里接我时,总是一脸的喜庆。见了我又说又笑,还开心地逗我学小猫小狗叫。我也为哥哥感到由衷地高兴,辛劳的哥哥,总算有个属于自己的家了。我在心里开始默默地为他祝福,祝愿他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幸福的日子不觉得长,一晃半年过去了,嫂嫂好吃懒做、刁钻蛮横的秉性渐渐暴露无遗,开始嫌弃起哥哥来。我那时已在离家十多公里远的一处乡镇中学念初一,已开始吃住在校,每个星期六的下午见哥哥一次,哥哥不是到校来接我,就是给我送些生活上需用的东西。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在北京哪个医院的的癫痫病好学校里盼着哥哥来。可一直等到天黑,也不见他的踪影。我想可能是家里活忙,哥哥脱不开身,顾不上接我了。就只好跟邻庄上的一位同学作伴,步行着回了家。   回到家,已是晚上的八点多了,对门的三奶奶拦住我,将我拉到她家,告诉我了实情。原来哥哥下午去接我时,嫂嫂在背后指着哥哥又骂起来,说哥哥是个窝囊祸,大笨熊一个,太无能了。家里要啥没啥,嫁给哥哥真是倒了她八辈子的血霉,还带个我这样光糟蹋钱不挣钱的死妮子吃闲饭拉后腿……说起来没完没了,一下把我哥哥给气恼了,上前将嫂嫂摁倒在地,狠狠地捶了她一顿。没料到嫂嫂哭着跑回娘家,很快搬来了两位堂兄弟,把我哥哥堵在家,又毒打了一顿。   我在村卫生室很快找到了哥哥,他正躺在床上输液,脸上肿得老高,还青一块紫一块的。我不由地“哇”一声哭起来……   我替哥哥伤心难过,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他。我感到了自己的一种弱小无能,不能帮哥哥出口恶气。   不久,哥哥就和嫂嫂离了婚。以后的日子里,每每看到哥哥那张苍老、憔悴的脸,我都会禁不住泪如泉涌……哥哥一见到我这样,总是上前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劝我不要哭,要学会坚强,好好上学念书,长大后不再像他那样吃苦受累、遭人唾弃。他这样在劝说给我听时,眼里却早已噙满了泪花。   打那以后,哥哥就一直没再娶过,本来就不苟言笑的他,越发变得深沉了。每天在家早早起来,一个人默默地打水,烧火,做饭,洗衣赏,喂猫,喂鸡,喂狗,忙地里的活,挤空到集上捡些废品,贩卖些青菜……有时候,顾不上吃饭,还要到学校里接我或送些我需要的生活用品。每每我回到家,一看到他忙碌疲惫的身影,鼻子一酸,真不忍心再上学了,想回家来帮他一把,于是壮着胆子给他一提,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喝斥道:“你就只管好好念书,不用操闲心!”   我不由泪如雨下……   后来,又有一些好心人给他提亲,均被他婉言拒绝了。   我知道哥哥这样做,全都是因为我,他是怕再娶一个嫌弃我的嫂嫂,怕再拉我的后腿呀!   我心里很清楚,哥哥已把他内心的爱,全部倾注到了我身上。我已成了他生活中的全部,已成了他生命中的希望,已成了他精神上唯一的寄托啦!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哥哥,我一定要争气,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我会努力的!      我永远忘不掉那刻骨铭心的一件事——   那一年,我上初三,在班里因一点小事,与同学发生了厮打,结果那位女生撕烂了我的上衣袖子,我挠破了她的脸。   恰巧这时侯,哥哥来校看我,见到这情景,不仅不安慰满腹委屈的我,而是二话不说,上前气冲冲地拽着我的一支胳膊,徒步径直走了几里远的路程,居然来到了田野里爹娘的坟前。他随手从坟旁的柳树上,“咔嚓”一声折下根柳条,攥在手里,怒目圆睁地指着我:“跪下!”   我不从,他举起柳条,冲着我的后背,“唰唰”就是狠狠的两下,我痛得“哇”的一声,不由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他又指着我吼道:“不许哭!对着爹娘许个愿:今后坚决不再跟同学闹架,一定要学会忍让,一定要好好学习,一定要争气……”   我跪在爹娘的坟前,一边委屈地痛哭着,一边重复着哥哥说的话……   哥哥站在一旁望着我,突然将柳条一扔,猛地跪在地上,一下揽紧了我的头,嚎哭不止……他哭着对着爹娘的坟道:“爹啊娘啊!您们不知道我领着妹妹过日子,生活有多么的苦多么的难啊!”   我不知道我和哥哥是什么时候从爹娘的坟上回家的,可不管怎样,我当时的内心,还是无比地恼恨哥哥的,他太专横霸道啦!太不近人情啦!这件事情明明的不怨我,是对方先动的手,我是被迫还击的。可哥哥为啥就不先问一下原因,再做处理呢?这件事,在我心里一直压抑了好长时间,令我对哥哥充满了怨恨,甚感失望!至今,我后背上,还留有两道他那时用柳条抽打我时落下的痕迹。      上高中时,我到了县城一中,离家更远了,吃住一律全在学校。这时候哥哥来校见我,变成了一月或俩月一趟。他每次来,都是拉辆地排车,要跑一上午的路程,给我带些生活用品。有时候,还变戏法似的突然给我变出来一条花围巾、新上衣、新钢笔了等等什么的,乐得我一蹦老高。   我就问他:“哥,离家那么远,怪累的,你咋不骑自行车来了呢?”   哥哥一笑说:“这你就不懂了吧?我来见你一趟,用地排车拉着方便,一路武汉哪里治疗羊羔疯好呢上还能捡着破烂,要比自行车强多了。给你变出来的那些东西,都是我一路上用捡到的破烂换的钱买的。上一次来看你,一下就卖了二十元呢!跑腿虽然累些,可跑得值啊!”   我两眼一热,哥哥太有心计啦!一刻也不舍得闲着,太让我感动啦!   临近高考的前半个月里,哥哥拉着地排车,在我上学的县城里,贩卖起了西瓜。每天中午我放学后,他都要到学校的大门口,给我送来几块切好的西瓜吃,或是送一些其它好吃的东西。他说我快高考了,大脑要多补充些营养。还塞给我一些零钱用,并嘱咐我,学校不让我们出大门,就在校里面的超市里买些可口的东西吃,要我记住,越是在关键的时候,越得要养好身体。   我很感动,就对哥哥说:“怪麻烦的,哥,别这样天天来啦!我已不是小孩了,没事的,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哥哥一笑,打趣道:“咱爹娘下世的早,哥哥就你一个近人了,打小拉扯你照料你,俺就不嫌麻烦,这关键的时候过来看看你,就更谈不上麻烦了,算不了什么,俺高兴!”   我笑着望着哥哥,眼里,不自觉地又溢出了泪水……   又过了几天,学校里突然传出来一条消息,说晚上附近有闹鬼的事,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说那鬼可吓人啦!捉住夜里走读回家的同学,吮血喝……吓得学校的同学,一个个心惊胆颤,惊恐异常……   我也听说了此事,心里直发酥,但一想到哥哥就在身边,天天来看自己,倒感到踏实了好多。   学校里一时传得沸沸扬扬,搞得人心惶惶,忧心忡忡。   这事很快传到了校长的耳眼里,他非常地震惊,也很愤怒。他很重视这件事,他说高考迫在眉睫,怎么会有这等缪事,严重扰乱了同学们的正常情绪,这还了得?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在晚上故意捣鬼,搞恶作剧,要速查速决,严惩不贷。   校长很快反映给了驻校派出所,务必要马上查实,弄清楚咋回事。   驻校派出所的八位民警没敢怠慢,全副武装,手持警棍、照明灯,于晚上的十二点多,一块到了同学们反映天天有闹鬼出没的地方——校墙外一处僻静幽深的地段,去捉鬼。   民警们沿着一条田野间的羊肠小道,不觉来到了一片乱坟地。没有月光的晚上,那一个个若隐若现、高高低低的坟墓,散发着一股股阴森森、冷飕飕的晦气,着实地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民警们为了能当场逮个正着,没有打开照明灯,他们摸着夜黑,蹑手蹑脚地来到乱坟堆附近,仔细地搜寻着,果真看到在一棵坟旁的枯柳树下,有个穿着白衣的“魔鬼”,在那里正“张牙舞爪”的晃动着肥胖的身子,还不时发出“呼噜呼噜”的怪叫声,煞是恐怖。   民警们分好工,一块包抄过去,打亮了照明灯……天呐!这个“鬼”不是别人,竟然是我的哥哥……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原来这段时间,哥哥在城里卖西瓜,晚上因离家远,没回去住,就只好拉着剩余的西瓜,睡在街头路边,没想到麻烦就来了,不是遇到城管上土匪似的驱赶,就是车上的西瓜被偷,害得哥哥欲哭无泪,甚是无奈。他之所以不去找旅店住,就是想节省下那一晚上二十元的店钱,他觉着那满够他一天的生活费了,不舍得花掉啊! 共 1217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