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绿野】爱之永恒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丝路风情
   有人说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信的东西,但我觉得不是这样,因为在我的生命中发生过一件直到今天都会让我感动不已的故事……   那是冬日的一个清晨,天格外寒冷,半尺深的白雪覆盖了整个村庄,我站在汽车站等车,当时天刚蒙蒙亮,炊烟还没有升起,我隐约看见一对伴侣相互搀扶着,向公共汽车站这边走来。   这是一对五十多岁的中年夫妻,他们来到站上,男的看着妻子冻红的脸心疼地伸出双手把妻子的围巾往上拽了拽,让她只露出两只忧郁的眼睛,围巾挡住了吹在妻子脸上的寒风。妻子用渴望的目光看着丈夫:“你说这次检完查能真的让我停药吗?”“我觉得差不多吧!”“我真的不想再吃药了,吃了一辈子了。”男的拍拍妻子的肩膀:“是呀!老天爷也应该开开恩了,让我们后半生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听了这话我好奇地询问了当地的一个同事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一对普通的农村教师。可是,我们谁都不会想到,他们共同走过的三十多年,是一条怎样的道路。   事情是这样,三十多年前,李坚强毕业于某师范学校,被分配到一所农村中学任语文教师。他不但人长的帅,也很有思想,语言表达能力非常强,大家都喜欢听他讲的语文课,他每次讲课都像讲故事一样,很快把你带到课文的意境中去,随着他的思路走进每个章节、每个段落,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难以忘记。   正因此,他的到来,在许多女孩子的心中掀起了波澜,大胆点的风情的女子都会找各种理由主动和他接触、聊天,或向他投一瞥暧昧的微笑,而胆子略小一点的,也会偷偷地痴情地凝视他的背影。这位姑娘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却没有被她们所吸引,而是迷上了另外一位姑娘__王秋菊。   王秋菊是李坚强的同事,一米六五的个,梳着齐腰的大辫子,白皙的脸上长着个一对动人的双眸,高高的鼻梁,“赋”有性感的小嘴唇甚是可爱,特别是那修长的纤纤玉手,凡是人见了都想去摸一下,去感觉一下她的温柔和细腻。这样的美女、帅哥能不一见中情吗?他们很快就有了心照不宣的朦胧情感,并入情网。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恋爱,彼此对对方都有了更深的了解,家里也都很满意,于是两家坐下来挑了个好日子准备为他们举行婚礼。   那个年代的人结婚也和现代人一样,除了收拾房子以外,还要买些结婚日常用品,为了把婚礼搞的好一点,两个人去了省城。那时的女人们不像现在人人有挎包,用来装钱和一些随手用的东西。而他们则只有一个提包,钱只能按着当时人们常用的方法,把它用针线缝在内裤上的小腹的那个位置上。用钱时再到卫生间把它再拿出来用。   省城的百货商店很大,建筑面积大约三千多平方米,上下共四层。由于不熟悉环境,为了防止进去找卫生间耽误时间,他们先来到外面的公共厕所,王秋菊进去取钱,李坚强也顺便去了男厕。王秋菊聚精会神地拆着内裤上的缝线,突然一把匕首顶在了她的后腰上:“把钱给我”王秋菊先是一怔,而后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提着裤子向外奔去。这叫声太慎人了,把个抢劫者也吓飞了魂,随着她向外奔跑。李坚强听到叫声飞奔过来,扑上去抱住了不知所措的王秋菊:“怎么了?”王秋菊手指着后边结结巴巴地:“抢!抢!抢!抢劫!”这时李坚强才顺着王秋菊的手看见远处一飞奔逃走的男子。他放开王秋菊就追,却被王秋菊死死拉住,死活不肯撒手,他无奈回过头来,这才发现王秋菊裤带还没有系上,他只好做罢,帮全身哆嗦的王秋菊系上裤带,紧紧地搂着脸色苍白王秋菊,右手一边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抚摸着她的头,一边安慰着:“好了!宝贝!不怕!不怕!我在这儿!不怕了啊!宝贝没事了!那坏人跑了!”王秋菊神经恍惚,闭着眼睛无力地靠在李坚强的肩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缓过神来,睁开了双眼。围观的人们七嘴八舌地说什么都有,有的在骂那个抢劫者不是人,不得好死,下次抓着了一定不轻饶,有的在指责李坚强太粗心,多数都说些安慰王秋菊话,最后在大家的劝说下他们回到了旅馆里休息。从这开始,王秋菊的心里就留下了阴影,在这里只要是出屋,她就寸步不离地一直拽着李坚强的胳臂走路,还不时地像做贼一样眼睛到处寻觅,这种情况下两个人也只好草草地买了点东西回了家。   回家后王秋菊虽然不再要李坚强时时陪在身边,但只要上厕所就得有人陪着去,自己死活都不敢去了,在学校人多时还好些,但只要是她自己走路,就是白天也总是左顾右盼、神不守舍,到了晚上根本就不敢出门了。   农村的乡镇,人口都不算多,社会治安相对也比较稳定,人们都相互认识,又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案件,按理王秋菊回来后应该不会这样的,家里人开始担心起来,生怕婚后有个三长两短的,于是李坚强带秋菊去医院做了检查。经检查医生认定王秋菊是有点抑郁症,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再受刺激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家里人得到了消息第一反映就是不想让他们结婚了,认为医生的话说明她还是有问题,谁也保证不了她将来不会受到任何刺激。朋友、邻居也都劝他说人也就活那么几十年,不要害了自己,又连累家人,好姑娘多得是别拿自己的一生开玩笑。也就在这时原来喜欢李坚强的姑娘们开始趁机而入,有的找媒人去介绍,有的自己找李坚强独谈,诉说自己对李坚强的爱恋之情,更有甚者,有一个姑娘居然天天到李坚强家中去守候,帮李坚强做家务,陪他的妈妈聊天等等,这把李坚强弄得是焦头烂额。他的心乱成一团,他开始纠结,他知道一但自己选择错误就会葬送自己的青春,使自己陷入一生的痛苦之中,但又想自己是个男人,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抛弃自己所爱的人,这很不道德,也不是自己的性格。于是姑娘们的情意都被他一一的婉言拒绝了,为了让那些有意者死心,于是郑重地向大家宣布:“王秋菊是我的爱人,是由于我的粗心照顾不周,才让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一定会让她好起来的,我不会抛弃她。”   一对新人在大家的祝福声中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两人如胶似漆形影不离,王秋菊的病在李坚强的细心呵护下也有了明显好转。医生说像王秋菊这病是后天造成的不遗传,所以就要了小孩。第一胎是个女儿,长的那漂亮可爱劲真像她妈妈的克隆人,人见人爱。一家人生活得其乐融融。   天有不测风云。俗话说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这句话真不假。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太阳的余辉抚摸着大地,王秋菊抱着两岁的女儿回了娘家,娘家和自己家都住在一个村里,吃过晚饭没等李坚强来接,王秋菊就告别了双亲,抱着女儿往家走。回来时由于路太黑没有月光,又忘带手电筒了,只好靠路边的住户透出的微弱灯光照明,路有点看不太清楚。(对了有人可能不知道,一般农村晚上走路是靠月光和手电等照明的,不像城市里有路灯而且灯火辉煌,这种景象在这里是找不到的,如果碰上没有月光的时候,那可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快到家时从路旁突然串出一条黑狗从她们身边向对面跑去,当时就把王秋菊吓瘫了,孩子摔在了地上。过路人听到孩子的哭声跑过来,发现了她们母女并把她们送回了家中,   此时王秋菊脸色煞白,全身无力,萎靡不振,但人还是清醒的,一个劲地叨咕:“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李坚强赶紧找来当地的诊所大夫,经过诊断大夫认为没什么大事,先吃点药,观察几天看看。可是几天过去了还是这样没什么好转,于是进了医院,大夫诊断是惊吓所至,精神已经到了崩溃边缘。但可以不住院治疗,在家吃治疗就行,但如果再受到什么刺激就不好说了。   经过一段的治疗虽然好了些,可是就是时好时坏,而且经常激动,虽然还能勉强上班,但已经不能担任主科教师了。为了让妻子早日康复,李坚强承担起了一切家务,无论什么情况,都会陪着妻子一起上班一起下班,除上课外,时刻让妻子的身影不离开自己的视线。   一晃两年过去了,不小心妻子又怀孕了。李坚强和她商量别要这个孩子了,国家规定不许生二胎的,可王秋菊就是不同意说在农村没有男孩不行,如果不是男孩是女孩也行,怎么也能和女儿做个伴等等的理由。李坚强怕因为孩子的事再次刺激她也就没再坚持。说实话,也是因为当时国家实行计划生育抓的还不紧,有很多人都生了二胎。   还真争气,真生了个男孩。这下可好了,王秋菊除了上班外,其余的时间,全部用在了儿子身上。你看她今天给儿子逢个红色的绣着金龙的兜兜,明天织个帽子,后天又做双小鞋。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听到有人说什么东西对孩子的健康有好处,她就会去照办,总之她的注意力全用在了养育儿子的身上,病犯的也不那么勤了。儿子一周岁时长的那是白白胖胖,非常可爱。但这个时候计划生育抓的很紧了,县里经常下来检查。这天王秋菊正带着儿子在院子里玩,突然看见村长带着村里搞计划生育的医生和好几个城里人去了前院(前院的妇女怀孕了,是三胎)。心里一急犯病了,她随手把孩子放进酱缸并盖上了盖,自己坐在上边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前院……   此时正是农忙季节,在农村工作的老师大陪分都有点田地,因为是周末,李坚强大早就去田里铲地去了,刚才一幕他没有看到。等中午回来时发现爱人在骂街,而且语言恶毒,心里犯嘀咕她怎么了?什么事让她犯的这么重?她平常犯病没骂过人呀?他好不容易把她弄回了家,可是儿子不见了。这种状况问爱人也白扯她已经神志不清了,他哄她喝了药,让她上炕休息后。他开始找儿子,他找遍了屋前屋后,左邻右舍,就是没有孩子的踪影。听左边的邻居张某说:“今天来了检查组,去了前院,当时我听到孩子的哭声,就出来看,看见王秋菊坐在酱缸上看着前院,以为没什么事,我就回屋了。“什么?酱缸?她不是害怕把孩子扔酱缸里了吧?”李坚强赶紧打开酱缸盖,人接着就倒了下去。张某跑过来叫喊着他的名子,他终于醒过来了,他用无力的手,指着酱缸说不出话来。张某看向缸里,孩子满脸满身全是酱,已经死在了酱缸里,酱缸的边缘到处是孩子的抓痕,真是惨不人睹。“啊我的天啊!怎么会!李老师真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听见孩子的哭声,怎么就没过来看下,我要是来了,就不会出这事了,孩子就不会……”“不关你的事,是我的命不好,如果我今天不去地里铲地就好了,他就不会......啊!”李坚强的哭声在空中久久盘旋着,他跪在地上:“儿子爸爸对不起你,是爸爸害了你,是爸爸太没心了没肺,没有好好地照顾你,爸爸有罪......老天爷呀!我没做过坏事,怎么这么惩罚我……”   他的哭声引来了乡亲们,他们帮李坚强料理了孩子的后事。   这就是一个母亲,一个精神有问题的母亲,在神智不清时,还和所有的雌性动物一样,在自己的子女受到威胁时会显示出母性的伟大,用各种方式竭力保护着自己的儿女……   王秋菊从此进了精神病院。李坚强每隔半月必带些好吃的去看望妻子,陪她聊天,妻子神智清醒后,每当李坚强去看望她,她都会问津一下儿子怎么样了乖不乖,天天给他吃些什么等等,很少问起女儿的事。经过一年多的治疗病情基本稳定,李坚强就和大夫商量把她接了回来。   妻子回家后第一件就是找儿子。而家人和亲属、邻居们都在善意地欺骗她,不是说她儿子在这儿家就是在那儿家,让个王秋菊从早到晚地,东跑西颠,李坚强实在看不下去了,觉得这样也不是常事,早晚她要知道的,就和双方的父母商量了一下,又和精神病院的医生作了咨询,最后找来了当地的医生,做好以防万一的准备。   李坚强住的是个一面青的三间茅草房,中间是厨房,东西两边各一间,他和妻子、孩子住在西屋。他请来了医生和几个强壮的乡亲坐在了自己的家东屋。自己来到了西屋他拉过妻子的手:“秋菊,能和你说点事吗?”“什么事呀!快说,我还得去找儿子去呢!”“那你可不要激动行吗?”“快说吧!”王秋菊有点不耐烦了。“你还爱我吗?”“嗯,怎么了”“我们还年轻是吧?”“是呀!”“我们再生个儿子好不好?”“我可不生了,一儿一女多好哇还生什么呀?”“秋菊,你听我说,你一定要挺住,听见了吗?”“你烦不烦呀!快说我等着走呢!”“是这样,你住院后,我们的儿子得了急病没有了!”“你说什么?”“咱们的儿子他有病死了”“什么?你说什么?”王秋菊乎地站起来声变得十分恐惧。李坚强上去一把抱住王秋菊:“秋菊别激动,千万别激动,都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是我没及时给儿子看病,才让儿子......”李坚强实在说不下去了,他泪如泉涌。“你胡说!啊……放开我!你还我儿子……”李坚强死死地抱着妻子,任凭妻子在自己的脸上乱抓,转眼间他的脸就变成了血葫芦,东屋的医生和乡亲跑过来,在他们的帮助下给妻子打了镇定剂,她才慢慢地安静下来。医生说:“看她的表现还不错,虽然非常激动,但好象没有犯病的迹象,等她醒来再看吧,今晚上先让她睡个好觉。”   送走了医生和乡亲们,李坚强回到了西屋,坐在炕沿上,看着妻子心里充满了内疚,泪水顺着脸夹流淌着,他用手抚摸着妻子的头发自言自语地:“秋菊,真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真后悔那天在省城,我没站在外面等你,要是我在那儿,那个坏人就不敢进去了,你也就不会吓着,弄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们的儿子也就不会死,你也不会受这么多的折磨,亲爱的原谅我吧,你一定要坚强起来,我们还年轻,我们有很多的时间再生个儿子的。”不知道秋菊是听到了李坚强的话,还是在梦中,悲伤的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请问山西哪家的癫痫病医院好哈尔滨能够治好癫痫病的专业医院是哪家天津羊角风医院哪里权威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