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病(外一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丝路风情
摘要:俗话说:三十年前人寻病,三十年后病找人。刚入不惑之年,我就感同身受。别的病不说,一个感冒便把人折磨得够呛,数月不见好转,药石显得苍白无力。以前睡一觉就可风平浪静了,如今它的威力大起来了。还不是敌强我弱吗。索性不管它,不和它抗争。或者听天由命。有朋友劝我输液打吊针,我便大大咧咧地说:如若是小灾小难,时间一到便好;倘若寿数已尽,那又能怎么呢,天命难违。我国历史上猛将张飞天不怕,地不怕,诸葛亮说有一样你怕,他不信,于是诸葛亮让他伸出手,在手心中写了一“病”字,把张飞吓得惊恐不已。 ◆病   俗话说:三十年前人寻病,三十年后病找人。刚入不惑之年,我就感同身受。别的病不说,一个感冒便把人折磨得够呛,数月不见好转,药石显得苍白无力。以前睡一觉就可风平浪静了,如今它的威力大起来了。还不是敌强我弱吗。索性不管它,不和它抗争。或者听天由命。有朋友劝我输液打吊针,我便大大咧咧地说:如若是小灾小难,时间一到便好;倘若寿数已尽,那又能怎么呢,天命难违。我国历史上猛将张飞天不怕,地不怕,诸葛亮说有一样你怕,他不信,于是诸葛亮让他伸出手,在手心中写了一“病”字,把张飞吓得惊恐不已。   数年前,家中来了朋友与他爱人。朋友开一高档服装店,原本除了上初中的孩子外,我们别无话题可聊。他说起进出他店中的买主,不是官员便是大款。生意特好,我不喜欢这些话题,就弓腰坐着心不在焉地听他讲社会上的掌故。那位县级干部喜欢来,那位穿的衣服几千元。我实在是坐卧不安。后来他让我去他店里配一身衣服,我问大约得多少钱。他低头口中念念有词的叨咕许久,抬起头便兴奋地说七到八千元就配一身。天啊,我要那么高档的服饰干吗,我穿衣只为一是保暖,二是遮丑而已。终于在几个电话的相催下他们出发了。我起身送他们时,腰部疼得伸不开来。仿佛有半根木棍扎进肉中,腰一伸便往里直钻的痛。我弓着腰忍着疼痛送走了他们。可我寸步难行,真的感到很纳闷,好端端的人说病就病了。   艰难地走到一诊所,大夫问明因果后,让我第二天清晨别吃食物到医院做个肝肾的B超,查看有无结石。   我的腰弓起来就不那么疼。但不能走动,不能舒展,卧在床上有时也感到疼痛难忍。辗转反侧也要手托着右腰部,好不易挨到天明。医院做B超,右肾果真有一颗3毫米的石头,肝部很正常。   但医生说问题不大,多喝水,多跳动就能排出。不知配了啥药我就若无其事的上班去了。听此结果,惹来朋友的讥笑,天天锻炼的人有结石,他们睡懒觉者却毫发未损。   我的这颗顽石不让我出大力,不让我蹲太久,坐太久。   去年同村的王姨病故。她是我祖父的常病号,祖父的药方治她的风湿性心脏病很灵验,自祖父病故后她的病就日趋严重。我们俩家关系很铁。王姨与王叔对我特好。出殡时,她的槟木重,抬的人少,我就抬了一程,以怀感念。谁知在下午时腰隐隐作疼,半夜尤甚,右部的腰不能动了。只有躺在床上方可减缓或着弓起身子才能轻松一些。但一翻身便是撕心的疼。配了几味西药,数日后便平复了,心中想着一有空就去除掉这一顽石。   每天爬山到顶部就跳动数分钟,肾石通也喝了半年,但却病日趋日重。   单位例行的体检在乡镇卫生院开展,古旧的仪器,年轻的大夫。我根本不相信他们,平常没有病人出入,不是合作医疗的关系,几近是瘫痪的单位。我还是逼迫例行公事的查检了一下,结果是肝肾认为很好,没见到结石,只是心率过速不齐。我素来锻炼,心脏功能该是很好,颠倒的结果也在我意料之中的事,我揶揄道,你把一个病摆在她们面前,也没几人能认识的。   今年提了几趟山泉水,背二十几斤,提二十斤,走十多里山路,渐渐感知又痛疼起来了。再也不能口是心非的对待它了。许多朋友给我出谋划策,终于下了决心去医院除掉它。   医生是城市来的青年人,给我做了详细B超后,再询问了痛疼的部位、症状,就定性不是肾结石,不厌其烦地给我讲了许多腰部痛的原因,建议我做个腰部CT。   半信半疑的照他说的做了,出来的结果是:L5/S1椎间盘膨隆,超出椎体外缘。相应神经根及硬脊膜略受压变形.第3一5腰椎体边缘及小关节可见骨质增生,硬化,腰段椎管无狭窄。   我把结果给了一位治颈椎,腰椎的刘大夫。她是我堂姨,看到结果后她平淡的朝我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腰间盘突出,没办法可治。这病现已很普遍,十人出来七八有之。注意休息,别出大力,别爬山了,倒退着走,睡硬板床。痛的厉害了我给你开药,不厉害就多休息,你的不怎么厉害,别让快速发展。   前些年到金城兰州亲戚家赴宴,我们一桌十人中有五人是糖尿病人。我有些惊异,叔叔说你站在大街上随便喊一声,糖尿病人与大学生过来,那街上的人几乎就全过来了。如今又听说腰颈椎病人是十之七八。我得的是每个人普遍的病。见她说的轻松,我亦没往心上去。   想起异地同学说他有五六样病,双肾结石,颈椎病,胆结石,还有啥息肉……我半开玩笑说:你咋还得的常见病,不能与时俱进。现今人都得禽流感,非典,爱滋之类的,你的那老一套病说出来让人笑掉满口牙。跟不上潮流了。他听后幽默地说让我别传出去,以免惹得他人暴笑。   给我出药方的人很多,但我还没实施,没病时良方很多,病起来百药也无效。   最近不能久坐,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感知到了,坐久起来时就有疼,床上厚了也不舒服。看书得靠着,写字得趴着,但腰一转动就不行了。走路,活动,坐卧全不自在起来,曾经的坚持荡然无存,脆弱表现得淋漓尽致。   有的朋友劝我别看书,别写作了。倘若如此我便没生活了,我今生就是和书结缘了,这世界除文字我就空虚了。   我喜欢史铁生,喜欢他与病魔斗争的坚强意志和顽强毅力。喜欢他病痛中的感悟。   人生与世就是和各种困难作斗争,包括疾病。虽然个人是斗不过疾患的,但得不屈不挠的斗到终身。结果是分明的,人终会败下去,这是自然法则,人人必须遵守。   ◆献血   离上次献血的时间已过八个多月了,本来半年就能献了,但从元月份一直感冒,时好时坏从没痊愈过。特别是每个周三当市中心血站的献血车开到大十字广场时,我只好望着他人出入其中,我无缘相献。看到B型血告急时我爱莫能助。每次我都想献等说清了感冒症状后,她们不热不冷地说下周三再来。上周周三早上还好好的人,以为能献血了,可到十点多钟肚子就响动起来,毫无缘由的拉起肚子,并发虚弱无力,身体酸软,冷热无常等症状。恰好这天是五一节,献血车没来。正好不耽误。   第一次献血是二OO六年,去朋友家的途中看到献血车,就兴奋的上了车,工作人员询问我吃早点时,我就下车买了个肉夹馍吃起来,吃完后献了400mL的血。在三年内再也没见到过采血车。有次我查到中心血站的电话号码,急不可耐的打过去,询问几时采血车来,接电话的人说是办公室,他不知晓,但还是给了我另一号码,是血库的,打去他们又给了一号码,这是管采血车的人的,我打去他不确定几时来,但北道火车站和市人民广场处天天有,让我去献。但几百里地没事为献血我的思想没那么高尚。直到有机会去市上学习,才献了第二次。第三次也间隔很多时日,不知几时来能,我没时间天天等待。只好给附近开店的亲戚说了,有献血车给我打电话。   我的脾气也不怎么好,前年单位组织献血,必须每人都献,包括村级干部。我恰巧五月份献过一次,那是九月份,没到期限不能献。给采血的工作人员说明,但那次献的400mL也算单位的任务。那个司机不管,还以这次实际献的为准。我来气了,和他争了起来:我献血五六次了,但从没收到过血站发来的告知短信,说你的血能用还是不能用,倘若不能用就不献了,不是白白浪费了。   那人理在气壮地说:我们的短信是群发的,也许你的手机关机没收到。   我的手机白天从没关过机,除非每晚23点到清晨5点半我关机,你们不睡觉的发来。   他又很确定地说我手机性能不好,或家中信号不好,这点我信。   事实真没收到过血液能不能用,几时用上了的信息。只有春节发个祝福的短信,或血液告急时发来:好心人,血店血液告急,望你抽空来献爱心。今年二月份我生日时,收到很温馨的短信,尊敬的李XX先生,祝您生日快乐!您的爱心使生命得以延续和重生,我们代表患者和血液工作者向您表示衷心感谢诚挚祝福[天水血站]。这是一份很重的生日礼物,我决定把这爱心献到底。   这个周三身体终于好起来了。天下着濛濛细雨,下午三点钟我突然忆起今天来采血车,就匆匆地赶去,车上有五位献血者,两男三女,献200mL一个杯子,300ml一个数层的碟子,400ml赠一双层的保温食格。   我看她们忙碌,就站着等。一位去外边不知忙了什么回来的工作人员进车后问我:师傅是等人还是献血?   哦,献血。   要献就赶快填表去,不然我们下班就献不成了,你带血份证了吗。   没有带,可你们的电脑中应该有的。   你献过,那行,先填这个单子吧!   这时两位浓妆艳抹的女子她们坐下在填,她们没看内容就对着样表划起来,我没地方填,就也在一空着的桌上填起来,没看内容只听说前两项填“是”,以后全打x。   当我填好后无意看到第二项男人不填,内容是:你是否月经刚完五天后,我急忙擦去我填的是。   师傅你去那边填去,一位工作人员打发我到浓妆女子对面去填。没审查几行,过来一位工作人员又把我撵过,我如除不尽的数字,多余。只好到休息的地方,以腿当桌细细复核起来。   女子比我填完早,就先量血压,判血型,再抽血了。   我也走同样的程序,只是验血型时我说别验了,我的为B型。但那工作人员故弄玄虚地说不光验血型,还有其他项目。   她用一尖针在我右手无名指一刺,马上有钻心的痛,一挤压,一颗血珠就出来了。   采我血的小丫头说话和我一口音,以为本县人,就亲近地聊了起来。   她没征求我意见就让我献400ml,在针刺入我左臂弯时有些许的疼,她让我活动一下指头。   你们有任务吗?我问道。   没有啊,这是自愿献的,有任务人家不自愿咋办。   你们的工作真好,天天与爱心天使在一起。   好个啥,很累很乏味不自由,在他人看来挺好。   这个女孩去年给我抽过血的,难怪似曾相识。   这时来了个电话,她把手机放在肩膀上,偏下头压住手机来接听。一边说话一边很麻利的在血证、血液包、输血的管子上多处贴上条形码。   另一位工作人员让我在他们的登记册上鉴字,鉴完后她给我一个纪念品一一保温食格,并把血证插在上边。   这时来了一位男献血者,她们却打发走了,今天已下班,下周三再来,这时不到四点钟。   师傅你到前边去休息,一位工作人员又相催道。   赶我走吗,血献过了,还没休息十分钟就不要了。   不是师傅,前边空气好。   这个县城空气到处一样,没好的地方。   另一位伶牙俐嘴者说道,师傅前边宽敝,这里挤,你休息不好。   你说挤,谁挤我了,我没有感觉到。   这时浓妆女子走出车门,听到我说的话便回说我身体的体质好,没感觉到啥。她感到胳臂弯很疼。   北京军海医院癫痫病用左乙拉西真的能治好吗武汉羊癫疯的医院哪里奥卡西平有哪些药理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