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初识柳江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9-11 分类:诗歌词曲

当我赤脚行走在黄龙溪的溪水里,身体因此显得凉爽舒适,心里却只因为想着已经很近的你,每一个细胞才逐渐欢快地活跃起来,脸上的微笑由衷地绽放,是的,柳江,这是一趟只为你才开始的旅行。

初见,我不懂你的黑

进入洪雅地界公路两边显著的标示牌“洪雅,我来了!”一直被我篡改成“柳江,我来了”,所以在夜色的掩映下初见,关于你的一切都是那么朦胧,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四处打量,黑,应该是初见是突出的印象。我不知道路灯为什么不亮?但我们确实是借着影影绰绰的月光跟着老板走进客栈,在客栈的窗边也只能看到你模模糊糊的轮廓,又在稍后一路用手机照着摸索走向河边,路用石板铺就,两边树影婆娑,渐行渐远,直到有招揽生意的红灯笼似亮非亮,才让我踏实下来,没错,这是柳江的岸,我们正寻觅一处对酒当歌的地方。平常的吃喝不会因为几个文人墨客的聚首而有什么不同,却只因坐在柳江而别有意味,当我独自行走在木制的九曲回廊里,恍若一点点走进你的心,我在独自寂寞,而你又在想什么?

微风里,细雨中,读你太匆匆

一觉到天明,却并不急着起床,终于要看清昨夜在黑夜里、睡梦中揣想了无数次的你,我怕真实的你失了那份怀想中的美丽,而我因此失了兴致。风起了,带来丝丝凉意,终于你暴露在我们的目光下,并不宽阔的湖面蜿蜒向前;S型的条石漫水桥连接两岸;木制的吊脚楼上主人向外探着身子;古榕树枝虬结,树冠如盖;石板路上有苔藓附着,静静地聆听游人的脚步声声……就这么前看后看左看右看,近视的我也只能把你看个大概,可是这大概就已让我的心定下来,小桥、流水、人家总有一种让人心向往之的力量,它不华丽但是平实,让人的心轻而易举地松懈下来,不知不觉就融了进去。

漫水桥因为群摆的关系走得小心翼翼,一步一挪到了对岸,左行便有很多亲水的设施。踩在水车上,水花随着速度改变而变化着喷涌的形状,无论是仅用木板铺就中间悬浮的桥还是由铁链连接的桥,走在上面都会晃,如果有人故意使杯,你就会体验到进退两难的情景,一不注意就会掉进水里,与水来个亲密接触。

错落有致的浅浅梯坝里,水欢快的流着,指引着我们走向曾家园,此时,细雨已武汉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是哪家经织成了帘,为古老的建筑凭添了几分凄清,是的,物还在,人已非!踩在那年生已久的木质地板上,恍若踏在时光隧道上发出的巨大空响,真怕会惊扰那些曾经的主人们。站在戏台上,可以想像当年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闹;带有会客室的卧室想必是当时当家老爷太太住的,方正、大气;而那小巧的、秀气的,有着精致雕花用具的小屋,必定是哪位小姐的闺房;一进又一进的院保定癫痫医院治疗哪家好?落,不知见证了多少大户人家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老爷太太们可否曾正襟危坐分派各项事务?后花园里,小姐少爷们可曾荡着秋千共读《西厢》?有没有哭哭啼啼的丫环要投井?回廊里,是不是也曾大红灯笼高高挂,转眼新人变旧人……如梦如幻,重庆重点癫痫医院好吗如果不是一身现代的装束和不时响起的快门声,只怕身还在心已醉,不知今夕是何夕?

从曾家园出来,雨已顺着屋檐嘀嗒成声,俨然是在送客了,远山、近水、小桥、古街、古宅,这幅摊开的水墨画卷,短暂的时间,匆匆一瞥,粗鄙的我只能略知一二,便在心底收拢了,以后在记忆里翻开,或有机会再涉足,再看再品!(黄晓洪)

本文标题:初识柳江

本文链接:http://zw.znqvj.com/sgcq/99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