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轻舞】佛山“挑水工”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歌词曲
摘要:佛山中年男人背负的生活责任感和那勇敢无畏的生活态度,让我感动! 朋友,你可能见到过泰山的挑山工,也许读过著名作家冯骥才的散文《挑山工》,被他们坚忍不拔的精神状态和一往无前的奋斗精神所深深感动。但你可能没见过佛山上的挑水工,我这里所说的佛山,不是广东省的佛山市,而是位于诸葛亮故里、红嫂家乡、抗战时期被称为山东“小延安”的沂南县岸堤镇驻地东北的一座小山,它的名字就叫佛山。佛山高不过500米,山顶有建于明代、以后历经匪乱而多次进行重修的泰山老母庙、南海观音庙,群山环绕之中,佛山一峰突兀傲立,不与它山相连接,满山披绿,景色优美。每到清明节,前往佛庙进香的善男善女绵延不绝,香火日旺。今年5月份的一天下午,途经佛山的我在几位同事的盛情邀请下,决定爬山,到山顶一睹泰山老母、南海观音的风采,借机也祈求万福,事业家庭一顺百顺。   我们兴冲冲地往前爬,怪石嶙峋、弯弯曲曲、长满棵棵青松的山路上,就碰到许多来来往往挑水的农民,我们问他们上山挑水种什么?他们一边走一边回答:“种地瓜。”他们肩上有一根光溜溜的扁担,扁担两头有一对沉甸甸的水桶,里面盛着满满的水。登山的时候,他们一只胳膊搭在扁担上,另一只胳膊随着步子有节奏地一甩一甩,使身体保持平衡。   我们爬山,刚开始感觉有的是力气,而且还常常回转过身来,把两只手围拢在嘴边做成“喇叭”状,面对着佛山“嗷嗷嗷”大声呼喊着,山间接着传回非常悠长的回音,感觉非常有意思。可是爬到半山腰,浑身都湿透了,汗水顺着面颊一个劲的往下淌,嘴里还不停地喘着粗气。我们一行几个人累了,舒开身子躺在一块被风吹得干干净净的大石头上歇歇脚,擦一擦脸上的汗。我们发现这些挑水的农民一步不歇地到了自己开荒的地里,把水浇在地瓜秧苗上,一担水,浇不到两垄地瓜秧苗,浇完,这些担水的农民马上又下山到山底,去担第二趟水。   我主动走过去跟一位不知姓名的挑水的农民攀谈起来,看上去他年纪和我差不多,不到50岁的年纪,个子不高,长的粗壮结实,脸和胳膊都被太阳晒得黑黝黝的,在强烈阳光的照耀下,发着闪闪的亮光。他挺爱说话。他告诉我,他家住的不远,就是山脚下的那个村子,现在正是种地瓜的好时候,这些天,天天挑水上山种地瓜。我问他,一天要挑多少担水?他憨厚地说:“我在山上种了100垄地瓜秧苗,你算算,一天最少也得50担吧。”他瞧了瞧我,说“你长的细皮嫩肉的,一看就不是吃庄户饭的。看我,膀大腰圆的,坐实,就是干庄户活的料。像你这样的干不了这活,走起路来被大风一刮肯定身子晃悠!”他善意的咧开嘴,笑着说:“我说这话,你可千万别生气。”我摇了摇头,对他说:“不会的,别说挑着水,就是空身,我一天也走不了十个来回。”   两个人聊的还非常投机,说话更随便些了。我赞叹地对他说:“你真能干,这么高的山,你能开荒种这么多的地瓜。”他听了,黑黝黝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高兴地说:“还有100棵花椒树呢。”   说完这话,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咱俩年龄应该差不多,可是各自的家庭肯定不一样。我的老婆早先得了脑膜炎,由于发现的晚,家里钱又不凑手,治疗的不及时,原先好好的一个人现在成了痴呆患者,没办法,每天只能锁在家里。两个孩子大的今年上高中,小的上小学,没人管,我也不能出去打工,只能在家开荒种地,多一点收入算一点吧。总得伺候老婆吃饭穿衣,别让她傻呆呆到处跑啊;总得让大闺女上完高中,兴许能考上大学,不再和我一样,受这个累啊;还有上小学的儿子,尽管特别调皮,学习成绩一般,总得让他会识文断字,长大了成家立业吧。我不能把这个家散了,我还要把这个家庭的担子挑起来啊!”说这些话时,他仿佛是自言自语,说完,他又深深地叹了几口气。   我同情地望着他,体会着他的伟大。我想帮帮他,从口袋里掏出几百块钱,伸手递给他,可他逃也似的担起水桶下了山。   我们下山的时候,就再也没有见到他,是回家了还是怕再遇见我们,我一直后悔,没有问到他的名字。   从佛山回来,我心里一直有这样一幅画,在陡峭的佛山上,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汉子的肩头被收获的地瓜、花椒压弯了腰,他裂嘴笑着,旁边是他的老婆还有孩子,幸福地围拢着他。   卡马西平有哪些副作用女性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癫痫病该如何进行预防呢癫痫的药物治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