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墨舞】旧日暖时光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歌词曲
楼前的大片花圃,四周冬青围绕,里面种植着各色月季花,从四月到十月,各色月季花争奇斗艳,淡淡的幽香在空气中弥漫。常于清晨或黄昏站在阳台赏花,舒一番女人情怀。两年前,花圃慢慢变成菜园。楼里几个五六十岁的中年人在花圃里忙碌着侍弄他们的蔬菜,他们曾是农民。我也是农家孩子,虽说离开家乡二十几年,只能算半个城里人。   对土地的热爱让我对花园变菜园没有不满。看他们随时在园里摘上一把青菜,心生羡慕。这情景让我想起从前的日子,那份温暖的时光。记得那是太阳刚一露头,我便被母亲带到地里干活,拔花生地里的杂草。三亩地的花生,绿油油蓬蓬勃勃长势特别喜人。   刚到地头,母亲拨开花生的根部,看花生根部开出的黄色小花与根须的多少,来判定今年的收成如何。母亲这个留在村里的知青,与村里的妇女没什么不同,勤劳、能干、泼辣。   我一遍遍数着花生垄数,望着地的长度,盘算着上午能拔多少垄,母亲想的却是今年的收成,全家人的生计。我的心里有自己的算盘,为那场电影做准备。我和母亲猫着腰拔地里的杂草,从早上干到中午,腰酸痛的厉害。汗珠顺着脸颊流进脖子或滴到土里。手里的草多的攥不下了直直腰把草扔在垄旁。母亲一直在我的前面,不时回头看我一眼,扭回身来接应我,与我对头拔草。两人人碰了头重回她自己的花生垄里。   中午母亲回家做饭,我主动留在地里再干上一会。地里的活不等人,我多干些母亲就少些辛苦。星期日就是我的劳动日。为了明天能顺利看上电影我要好好的表现。日头正中,想母亲的饭菜已做好,我向村子走去。那片地离村子很远,我的脚步有些急。小路上静悄悄的,我没觉得害怕。路旁的草丛里、树根旁开着不知名的野花,红的、黄的、白的,一簇簇地怒放着。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就给它们起名叫草花。意为和草一样的平凡、卑微,一样的生命力顽强。爱花事、是女孩子的天性,东采一朵,西摘一枝,一会儿功夫,手里满满一把五颜六色的盛夏。   离村子渐近,肚子越发饿的慌,不知咋回事心里有些发毛。不由回身一看,妈呀!一条青黄色的蛇,就在我身后不过两三米的距离,扭动着身子不紧不慢地爬着。我猛然一惊,“妈呀”一声撒腿就跑,花草在我的手里不停地呻吟。我就是机灵还记得大人们说过的话,看到蛇不能跑直线,免得被它追上。我呈s型拼命奔跑着,快到村口才停下,大口喘着粗气,嗓子快要冒出烟来。心里仍然带着恐惧,四下看看,确定蛇没有追来,心思稍稍定了些,抬手擦汗时才发现,手里的花已经被我攥烂了。扔掉手里的花快步向家里走去。   我不会同母亲讲这事,母亲的胆子也小,我怕蛇就是她遗传给我的。好在明天村里放电影,这场虚惊不算什么。村里一个月就放一两场电影,常是放映前几天我们就已经得到消息。互相转告着好似有喜事来临。那种喜悦使人做起事情要比平时带劲。放映员是村里的小伙子,高高的个子,白白净净的脸,一点不像庄稼人,一脸的斯文透着机灵。人们爱和他打招呼,与其说喜欢他,不如说是对电影的渴望。电影在村里正中的街上放映,时间一般在晚上八点。庄稼人总是在天擦黒才从地里回家。太早放映庄稼人还未忙完家里的活计。一部片子在两个村子轮流放映。后放映的村子里的人们就坐在空场来等,黒压压的人群,大人们聊着天,孩子们在周围跑来跑去,心急的人一遍遍跑到村口张望,随时报告着消息。   下午放学去了放映点,同学小敏找来碎石瓦块,在中间最好的位置圈了一个大圈。她家六口人用不了那么大的地方,到电影开演时她可以呼朋唤友的送人情好不得意。我也找来碎石瓦块,在旁边围了小小的一块地方,但我知道自己占领的地盘保不住,我得回家做家务,晚上能不能出来还不一定。你一旦离开地盘就会被别人侵占。小敏不怕,她的哥哥和妹妹轮番帮小敏守护领地。我的妹妹小做不了这事。一再肯求小敏帮我守护领地,一面不甘心的望一眼自己辛苦圈起来的地方,心里盘算着如何表现好些让母亲同意我出来看电影。已过了晚上八点,母亲沉着脸在里屋炕上缝被子,自信几天来我做了比平时更多的活,没惹母亲生气,可母亲不发话我还是不敢踏出家门半步的。母亲家教严,不喜欢女孩子晚上出去看电影。我拿了板凳在外间屋,一层布帘隔开我们俩。我急的不行,猜想电影已开演,辛苦占领的地盘成为别人的地方,明天同学们聊电影我只有听的份。心里不由得气恨母亲,别人家的孩子咋那么自由,给家里做了那么多事情就不能看场电影吗?我拎着板凳走来走去,声音不敢太大怕惹恼母亲。心里又气又怕又急,索性坐下来望着黒漆漆的屋外,委屈的想掉眼泪。板凳像是生了刺,让我不停扭动身体。去看电影吧。母亲终于发话了,随之叹了口气。我顾不了许多,冲出门奔向放映点。   农家的孩子上学晚,初中时我们已是虚岁十五六的年龄。班主任是四十多岁时小老头。那是我们对他的称呼,不以年龄来说的。他常年一身中山装,很不和年代潮流;黑黑瘦瘦的身体,小眼睛透着严厉;头上一顶灰色的帽子在讲课时摘下,露出稀疏的头顶;课讲的极为认真尽责,恨不能我们人人成为大学里的苗子。常以他的经历教导我们,靠知识改变命运。说话时带着浓重的乡音。他家一双儿女比我们略小些,一家人住在学校提供的房子里,日子清贫。我们见过他的妻子,一个瘸腿的女人。我们不知道老师妻子的腿是什么时候瘸的,只觉得老师的命运并不好。我们的命运似乎是好遥远的事,没人去思考它。   班主任的性格保守古板,不许我们男女同学交往。在班里男女同学是不讲话的,在他的小眼睛扫射下,同学们保持着距离。那不过是一种假像,谁能阻隔青春的驿动?初二年级我突然发觉有一双眼睛在追逐我。我是慢知慢觉的孩子,自小在母亲严厉管束下,从不和男孩子一起玩耍,对那目光并不以为然,只觉得那男孩并不讨厌,清秀的样子话语不多,有时羞涩的像是女孩子。快两年了我们没说过一句话,偶尔的目光相遇,他对我笑着,牙齿洁白整齐,脸微微一红。他眼里的东西我读不懂,只觉得很友好。我面无表情的错开那目光,少女的心中都有着英雄形象,他不是。直至毕业我们都未说过一句话,只是毕业照里他站在我身后,我们笑的都很开心。 成年癫痫病早期症状是什么样的哈尔滨癫痫病如何快速治疗癫痫病情不稳定的原因有哪些武汉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