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史家黄酒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摘要:父亲那遵循古法精心酿制的黄酒,没有浓郁的甜也没有呛喉的烈,清新自然,味美,香醇,绵甜,稍带些酸苦辣让人终生不忘,又能感受到深厚的底蕴。就连曾经在解放军第一医院当过院长的朋友三十多年前曾喝过一次,到现在每次见面还会念念不忘呢。我知道,父亲酿酒过程的那种认真那种神情,那种一丝不苟,让我时时记忆犾新;我更知,酿酒,不只是技术,更是一种艺术;它倾注了父亲对子女,对乡邻深深的爱! 父亲走了,我家的黄酒也失传了。我曾品尝过代州黄酒、绍兴酒、金华酒、丹阳酒、九江封缸酒、山东兰陵酒、河南双黄酒,也曾喝过陕西的稠酒,庆阳,平凉的黄酒,虽是特产,但总找不到父亲的黄酒的那种味道。 父亲的黄酒,到了我们这一代就这样失传了!       一   几天前,庆阳的朋友送来一瓶保存了两年多的黄酒,叫老七王,是甘肃著名商标,当地特产。中秋节这天,侄子从老家泾川到平凉看我,带来了大嫂做的枣饼子,这天孩子们都回家来过节,正好可以品尝一下。看着妻烧开的黄酒,色褐不黄,虽然也有小米酒之香味,但还是能闻到那刺鼻的白酒味。说实话与父亲酿制的黄酒相比,一是色不黄,二是味不醇,不厚不香,父亲酿制的黄酒那才叫绝,真是浓郁,甘甜味美,风味醇厚。每年春节,如果在院子里烧开,大门外、崖背上过路人真能闻到。此父亲走了三十多年了,再也没喝上那种让人喝一口就终生难忘的美酒了……   陇东人,陕北人都爱喝黄酒。贺敬之先生曾有一首词《回延安》就写道:“米酒油馍木炭火,团团围定炕上坐,一口口的米酒千万句话,长江大河起浪花。”从四五岁记事起,泾川县城有四个城门,都是三层楼观,南城门是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照现在讲,就是饮食一条街。我父亲有一个表弟,叫景怀才,我叫表叔,住在县城,一辈子专门在南城楼下专卖我父亲酿制的“史家黄酒”,记得不论春夏秋冬,黄酒摊前总是坐满了人,黄色的三角旗上,“史家黄酒”三个大字很醒目,在这里喝黄酒的人男女老少都有,要排队等。表叔将我家黄酒还真卖出了花样,黄酒必须用木炭烧,还有专用的壶,叫锡壶,黄酒烧开后,兑上鸡蛋花,还泡上泾川的炸果子、麻花、罐罐蒸馍;或者是喝一口黄酒、就一口刚出锅的剔骨肉、喝得人是满头大汗,吃得是满口留香。听经常喝的人说“史家黄酒”是甜、酸、苦、涩、辣五味调和、甜味适口、甜而不腻、酸味柔和爽口,苦味刚劲,涩味浓厚,辣味香浓醇和。记得县招待所经常来我家拉黄酒,每次都是几坛子,至于让谁喝,让谁吃,真不知道了,父亲酿制的“史家黄酒”就是这样誉满泾川的。   记得,父亲在世时,每年春节除招待亲戚外,村上的人都来喝酒,吃了喝了,吼上几嗓子秦腔就走了,父亲总会笑着送他们走出大门。父亲是地道的农民,和中国大多数农民一样,纯朴厚道,对过年非常重视,一是要买头猪养,二是要早早地装几缸黄酒,生前年年如此,从未间断过。      二   春节一过,那怕家里再穷,也要辛辛苦苦喂一头猪。那时猪不像现在用混合饲料喂,能长到三四百斤,吃到嘴里总没有那种让人特别肥而不腻的香。每年二月二龙抬头后,父亲就去四十多里外的玉都镇上赶集,买回一头小猪娃。记得小时候放学后我每天下午的活就是给小猪拨草,像人汗子、苦苦菜、酸溜溜、灰条条,还有苜蓿草,都是猪的好饲料。养猪的活由母爱干,小猪刚买回,吃的是高梁,玉米面糊糊,长到一月后就开始用草喂养。母亲总先将草洗净剁碎,加上麸子,米糠之类,百用开水一烫,搅拌均匀再加上泔水就可以喂猪,一日三餐。大概到十月一寒食节过了才加主料,无非是高梁,玉米,黄豆面之类,那时喂养一年,猪也就长七八十斤,但肉确实香。似乎喂猪育肥就是为了喝史家黄酒,猪肉倒成了副食品,而酒才是主角。   每当我喝黄酒时,总会想起父亲酿酒的那种认真的神情,还有一丝不苟的态度,做医生多年,渐渐地也悟到父亲酿酒,不只是技术,更是一种艺术;它倾注了父亲对子女、对乡邻深深的爱!   我不知道,现在的黄酒如何酿制。而父亲做黄酒,真正做到了家,时间长、工序长、用料讲究。父亲酿制的酒准备时间很长,每年的麦子收了,就开始准备酿制黄酒的材料,父亲准备的料中有几样是中药,每天早上,只要不下雨,就背上背篓去上山,挖黄芩、柴胡、甘草、地骨皮、山栀根、还有桑枝。背回来后,洗净凉干,地骨皮只用皮不用根。然后切成片,用布料,旧报子包上好几层,用冰草绳绳挂在通风太阳晒不着的地方。   再就是准备酒麯。酒麯就是酿酒用的发酵物。我一直不知道原始的酒麯如何做,只知道每年的酒麯都留着来年做引子,就是将高梁、黄豆煮熟,放上量不等的麸子、米糠、糯米粉,装在脸盆里,慢慢加入去年留下的酒麯,搅拌均匀,然后开始用力搓揉。记得小时候,父亲光着膀子,揉搓的都是满头大汗,每年要做几十个脸盒大小酒饼。酒饼搓好后,以布覆盖放在阴凉通风处风干。几天后打开来再看,如果酒饼表面长满黑色的霉,就要刮除后继续放置。父亲每天都要查验,说酒麯上黑色的霉都没了,就是最好的酒麯。   后来曾问过父亲:“最原先的酒麯是怎么来的?”父亲说:“咱家的酒麯是你外爷传授的,只有咱家人知道,不能再告许任何人。就是把七里香、大风草、万寿菊这三种草和花清洗过后去干留叶,放入锅中熬煮,煮到叶子烂了才能起锅,过滤杂质后的汁液就是天然的引子(草本发酵汁)。”      三   每年的寒食节一过,就开始装酒,也就是开始酿黄酒。酿制黄酒时母亲亲自动手,父亲只指导,记得父亲总笑着说,男人装的黄酒不发,到现在不知是真是假。我只记得是按缸配原料,一缸酒用酒谷二斗(也叫粟:俗称小米学名:Setariaitalica,中国古称“稷”。黍,又称黄米,是去了壳的黍子的果实,比小米稍大,颜色淡黄),高梁二斗、大麦(青稞)黑豆五升、黄豆五升、麸子米糠各一斗,将这里煮熟放三块酒麯,外加夏季准备好的中药,还加生姜、黑乌药等。药材的量真记不得多少了,搅拌均匀后装缸再加凉开水后封闭让其发酵两月。直到腊月二十三小年时启封,洒缸盖一旦打开,那种洒脱香味就开始弥散,沁入鼻肺。我一直不明白,酒缸为啥都要放在灶火里,也许是陇东人家住窑洞,锅头连着炕,只有放在灶火里,才能保持一定的温度,让其发酵不要太快,也不要太慢吧。   腊月二十三一过,就开始搭酒,就是过滤。记的每家每户都有几个搭酒的小缸,小缸的底部上方有一小孔,孔上插上竹子杆杆固定好,然后在小孔上方放上糜网子,也就是糜子穗去糜粒留下的部分,将已酿制好的酒糟倒在小缸里浸泡三小时,然后拨开小竹孔,黄酒就自然流出,沉淀后就是生黄酒了。待春节时用特制的吹壶烧开,不用放任何佐料,那种清香绵厚,就是招待客人的最美的佳肴。   父亲那遵循古法精心酿制的黄酒,没有浓郁的甜,也没有呛喉的烈,清新自然,味美、香醇、绵甜,稍带些酸苦辣,细品才分辨出滋味,不仅让人终生不忘,还能感受到深厚的底蕴。曾经在解放军第一医院当过院长的朋友三十多年前曾喝过一次,到现在每次见面还会念念不忘呢!大凡认识我的人都知道,做医生的我,对黄酒情有独钟,绵柔可口不像白酒伤肝伤人;也知道,黄酒甜、酸、苦、涩、辣附合中医的五味;黄酒气味苦、甘、寒、热、温、凉也符合中医四气。尤其是冬天温饮黄酒,可活血祛寒、通经活络、调经止痛、有效抵御寒冷刺激、预防感冒。黄酒又是中药膏、丹、丸、散的重要辅助原料。中药处方中常用黄酒浸泡、烧煮、蒸炙中草药或调制药丸及做成各种药酒,有70多种药酒需用黄酒作酒基配。      四   小时候,贫穷,医疗条件也不好,小伤小病都有。老父亲虽然不是医生,但我的五外爷是民国时期泾川名医,父亲的黄酒中有好多种中药,党参、柴胡、乌药、甘草能疏肝理气,补气补血,和胃止痛;桑枝则能通络止痛;黄芩、山栀清热泻火;地骨皮滋阴补肾止汗。黄酒酒中性醇厚,恬静淡,显然符合传统哲学理论“中性为上”的原则,甜、酸、苦、辛、涩五味于一体;澄、香、醇、柔、绵、爽兼备应该堪称酒中“上品”。父亲曾用蟋蟀三只研末,配黄酒冲服治疗腰痛和胃腕疼;那时候,不知什么原因,小儿麻疹,寻麻疹特别多,父亲用沙柳枝熬汁兑上蜂蜜,黄酒服下,在病人的脊背上还要写下“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十二个毛笔字,不出三天,热退疹消,真神也。实话说那十二个大字到底又没有作用,我当医生多年,真没有悟出道理,但谁家女孩小肚子疼,就来我家要碗黄酒,放上生姜烧开冲服,马上就能止痛。记得十年前,在北京的儿媳,经常痛经,看过好多大夫,吃过当归丸、逍遥丸之类总没除根。后来我让每晚喝一碗生姜黄酒,坚持半年还真好了。后来我在《汉书,食货志下》中看到:“酒,百药之长。”又说:“大寒凝海,惟酒不冰,明其热性,独冠群物,药家多须以行其势。”所以说黄酒浸黑枣、胡桃仁,不仅补血活血,又能健脾健胃;浸泡龙眼肉、荔枝干肉,于心血不足,夜寝不安者甚有功效;阿胶用老酒调蒸服用,专治妇女怕冷、贫血之症。这足可说明黄酒是地地道道的酒中补品。   每当喝黄酒时,总会想起父亲酿酒的一丝不苟。做医生多年,渐渐地也悟到父亲酿酒,不只是技术,更是一种艺术,也是一种态度,它倾注了父亲对子女,对乡邻深深的爱。   应该说是父亲用黄酒将我们兄弟姐妹六人供进了大学,成了高级工程师、专家、教授。父亲在时常常想法设法把酿酒的手艺传授给大嫂,但绝不传我的三个姐。父亲走后,大嫂曾装过几年的黄酒,不是酸,就是辣和苦,亲戚朋友喝后直摇头,坚持了几年,也不再酿制。   我们兄弟三人都在外地工作,想酿也没办法,唯大嫂在老家居住,用心揣摩父亲造酒的工艺。在每年的酿酒当中,她想着丈夫,想着儿女,想着老人,想着尊亲贵戚,今日将要喝到由她酿制的上等美酒,这是家道过活与文化发达的象征,是人的价值的象征,虽然口里说不出这些理论,心中能领悟了,靠着这样的寄托和精神支柱,去耐下心吃苦,不怕冷热不怕失败,用心想,用心做,总会能做出好黄酒来,我家的黄酒也就不会失传,说不定还能成非物质文化遗产,全国名牌呢!   我曾品尝过代州黄酒、绍兴酒、金华酒、丹阳酒、九江封缸酒、山东兰陵酒、河南双黄酒,也曾喝过陕西的稠酒,庆阳、平凉的黄酒,虽是特产,但总找不到父亲的黄酒的那种味道。几代人创下的“史家黄酒”到了我们这一代就这样失传了……   怀念史家黄酒,我更怀念父亲的为人。 成人癫痫病有危害荆门哪个羊羔疯医院较好合肥癫痫病的医院好不好得了羊癫疯就必须动手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