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此身应是育花人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剧本要闻
破坏: 阅读:475发表时间:2018-04-25 13:47:51
摘要:三百六十行,行行要人干。干一行爱一行,如母亲之爱孩子,将这爱进行到底。何况我们干的是薪火相传的事业,干的是天下最缺不了的工作,制作的是灵魂的开发,修补与提升的课件,培育的是诚心.正意、善良、文明的种子。善莫大焉,荣莫大焉。

曾经,在秋风萧瑟,秋雨绵绵的日子里,心境十分的落寞。那低而沉的天空,似乎也压窄了自己的生活空间,压扁了自己的精神。这是周日的下午,自己骑着一辆咯吱响的自行车,驮着一些生活用品,冒着微雨,行进在乡间土路上,佝偻着身子,使劲向十里外的学校踏去。几片枯叶蘸着秋雨,随风飘荡而下,钻进车前小篓子里。忽然觉得,这是南宋时飘落下来的一页诗笺,上面写着淡而忧伤的诗句“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陆游是有从军请长缨之志而当权者仅以书生侍之。报国无门,故触景生情,感慨自己诗人的日子。他不是沉浸在浅吟低唱的闲适情调中,而是要追求金戈铁马的壮士慷慨。这两句诗我默默地吟诵着,诗意撞击着我的思绪,勾起了心灵深处的一分无奈,遂信口开河把先生的这两句诗山寨一下“此身合是教师未,细雨骑车入校门”。
   学校坐落在小村落里,是一所由管理区初中改制的完小。学校房舍简陋、原始,教师的住房之坐墙有的裂开尺来宽的口子。杜甫的茅屋是为秋风所破,而我们的房子是为大地所坏。在这里的大多公办老师总是使尽浑身解数往镇上挤,而“四无”(无权、无人、无势、无钱)教师只有在这里安身立命,过着栏杆生苜蓿的日子。
   老百姓说:“镇上快把这儿的老师调光了,我们的孩子怎么办?”我对自己说:“调到镇上的老师收入大增,纷纷买房,我怎么办?”
   大地上秋风袅袅哈尔滨看羊羔疯比较好的医院,校园内秋雨癫痫突然发作怎么办绵绵。我听着淅沥雨声在讲台上比划,而爱人在旱地里一铲一铲地蹲着栽油菜。一年的微薄收入都花在了就读高中的女儿和初中的儿子身上。
   老师们忽然发现,我们的学校是周边农村中最差的房子;我们的教师是周边农村最穷的群体。疑惑的是,面对“最穷”,我们也不愿轻易放弃。仔细寻思,一块一块的黑板擦,早已抹走了我们的青春年华,纷纷落下的粉笔灰,悄无声息地飞到了鬓角发际。我们的心被孩子们的笑声缠绕着,被琅琅的读书声催眠着,被一道道鲜红的对勾勾引着。我们能从一而终,心甘情愿地在学校的铃声中踏着节奏,踏着春天和秋天。
   一天,春日的校园里,阳光温暖。一个温暖的细节,画在了我的心中。那是午餐时,我班上一个小男孩,正在我房门前的香樟树下大口吃着他妈妈送来的饭。妈妈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绽着微笑,绽着爱意。这微笑,这爱意,比万足金还要纯,这是自然的纯度。在她眼里,儿子是她最大的幸福,是她生命中最美的人,尽管她的儿子有点颜值困难——我这么说是对这一家人的亵渎。儿子吃完了,傻傻的望着她。她说:“你脸上有饭粒,不晓得?”拉着儿子的手,轻轻地抹去。“怎么,不肯走?还要钱!”遂微笑着摸出一块皱巴巴的一元钱,放在他手心里,“走吧,不要跟人家逗打。”儿子走进了人群中,做妈的还在不停地张望。她的目光和阳光交织着,织出灿烂的网眼,每一格里盛满了母爱。
   这是我平生看到的最美的的一幅画。它温暖着我徘徊、落寞的心,抚平了我的私心杂念,仿佛武陵渔人无意中闯入桃花源,心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教师之于学生,好比母亲之于孩子,世上哪有母亲甘愿抛弃自己的孩子而不顾?哪有母亲对自己的角色长吁短叹,自暴自弃?人生需要操守,操守让你进退有节,散发理性魅力,职业需要坚守,坚守让你渐入佳境,结出人生硕果。三百六十行,行行要人干。干一行爱一行,如母亲之爱孩子,将这爱进行到底。何况我们干的是薪火相传的事业,干晋中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的是天下最缺不了的工作,制作的是灵魂的开发,修补与提升的课件,培育的是诚心.正意、善良、文明的种子。善莫大焉,荣莫大焉。
   我喜而笑,笑而且沉思。
   我十七岁初中毕业后,有幸走上了教育岗位,忝于公办教师之列。初出道,胸无点墨,以学校为实习地,以同行为师,勤钻业务,努力教学,是学生的成长促进了我的成长;放学之余及节假日,博览群书,尤喜阅读经史子集,含英咀华,焚膏油以继晷,是书籍培植了我这点所谓的能力。这是工作对我的馈赠,是生活对我的微笑。我的那些发小们,皆因文革荒废了学业。成人后或摸爬滚打于阡陌之间,或背井离乡跋涉远方辛苦谋生,家有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留守,让孩子的亲情缺失,心灵孤独,更让远方的牵挂日夜不息,形容憔悴。他们羡慕我,长期在家乡村小工作,儿女缠绕膝间,攀爬于肩上,享受如山的父爱,似水的母爱。儿女稍长,跟着我读唐诗。人类的童年时代诞生了诗歌,孩子的总角之岁自然需要唐诗的滋养。唐诗,为孩子打开了智慧与情感的源泉,而我们的言传身教为孩子们铸就了健全的人格。如今,女儿早已大学毕业,儿子正在大学攻读他喜欢的专业。这是教育这份工作对我这个乡村教师的回报。
   当我胡诌乱改陆游诗句的时候,我会想起生前也是人民教师的祖父。祖父生于乱世,从小好学,品行高洁,恪守儒家传统,道德学问称颂于时人,闻名于乡里。老人一生命运多舛,九死一生。五一年任教于城关一小学,五八年反右还乡,七八年恢复工作,献余热于乡梓。祖父无论是还乡务农,还是从教,均本份做人,专心做事,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不因外物而萦怀,不为杂念而所累。他把人生当作了一艘顺其自然航行的船,从不给人生以任何附加的俗念。其实,祖父的为人,一半以上是传承于家学。我的高祖父也是一位读书人,年轻时去县衙申请考生员资格,不知什么原因,屡吃闭门羹,遂愤而学医。几年后,悬壶济世于长江边的热闹码头下车湾。医德医术驰誉于大江两岸,时人曰“崔神仙”。高祖以医济世,祖父以教育人,都是终生只干一行,且干得十分出色的人,对事业的热爱与生命融为一体,有为于世和不随波逐流的作派,践行了儒家精神。有二位先祖导夫先路,我敢后乎?
   我试着拨开眼前的迷雾,试着拂开障目的一叶,从颓废的秋雨中走出来,让心灵充满了阳光。我重新审视人生,岁月是静好的,职业是崇高的。洗涤一切魔障,达到智慧的彼岸;专注于循循善诱,让桃李芽萌花开。我开心地工作,在和学生情感交流、心灵碰撞中,他们得到智慧,我得到快乐;他们乐于感悟,我乐于启迪。结合学生与文本,融为一体,创新学法与教法,实施个性化作文指导,学生学得畅快,答得痛快,写得愉快,进步飞快。课余时,他们经常拥着我问这问那,笑脸如花,享受稚气与童真的快乐,如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更何况是未来的英材,让我育之,岂不快哉!
   闲暇时,常吟诵陆游放翁的诗词,“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楼船雪夜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我更喜欢他的《卜算子•咏梅》中的名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诗人心在天山,身老沧州,但爱国之情仍是浓郁芬芳,报国志仍是忠贞不渝,哪怕政治风波如何险恶,哪怕任途如何坎坷,梅花凌寒高洁的秉性已化作他的精神支柱、伟岸的人格。千载之后的我,为利蒙蔽了双眼,为杂念而扭曲了事业,让心灵蒙尘,让品格染垢,想到这些先贤,想到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我汗颜无语。天有日月星,人有精气神。作为大写的人,跨开双腿,立于天地之间,为天行健点赞,为大地厚德载物点赞,为君子自强不息点赞!于是,我冒昧地把陆放翁的诗句再山寨一下:此身应是育花人,满脸笑容入校门。

共 277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