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知青墓的保护神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美文
摘要:妻子是69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被上山下乡的浪潮卷到了云南省西双版纳州景洪橄榄坝,一个叫曼岭的傣族村寨做了知青,那时她们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水利三团,基本是按军队的建制管理。她在曼岭寨一直都是修一座为给当地傣族农民种稻田用水的水库,即曼岭水库。由于她在家是独女,所以,1976年按有关知青政策,她“困退”回京。 妻子是69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被上山下乡的浪潮卷到了云南省西双版纳州景洪橄榄坝,一个叫曼岭的傣族村寨做了知青,那时她们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水利三团,基本是按军队的建制管理。她在曼岭寨一直都是修一座为给当地傣族农民种稻田用水的水库,即曼岭水库。由于她在家是独女,所以,1976年按有关知青政策,她“困退”回京。   自从她回到北京,就希望能再有机会回景洪看看,看看那块自己付出了汗水与鲜血的土地,听听曼岭水库的清波“汩汩”地流向傣家田地动听的水音。这虽然是她内心的一个遥远的希望,可30多年来,由于家中老的老,小的小,就如同李清照的“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终究没能成行,   俗话说“时乎时乎,去不可邀,来不可逃”。恰巧,今年早春二月,当年的兵团战友,诗人、画家卢晓莉女士,电话邀请妻子,3月份一同回访景洪,且联系了不少当年他们一个连队的北京和上海的知青战友,大家约好,3月15日在景洪市集合,16日同赴曼岭水库。   临走时妻子特意去买了两瓶“北京二锅头”,我知道,那是作为北京特产送给喝酒的老朋友的,可是我却从来也没见她与当地的谁有过来往呀,于是我问她,“二锅头送给谁?”“12连的原副指导员余德全。”我听后一怔,见此,于是妻子向我讲起了在北京和上海知青中传诵着的余德全副指导员的感人事迹。   在这里有必要先介绍一下当年云南兵团的建制情况。当年北京、上海的知青到达景洪橄榄坝后,就直接组成了5个水利团,妻子分在水利三团,一千多人,共三个营15个连队。当时从团到营再到连,所有的正职全部是现役军人,所有的副职全都是从地方上抽调来的复转军人。余德全副指导员就是从当地的二分场调到12连来的。解放前,由于他家里穷,所以就参加了革命。他中上等个子,面孔黧黑,人长得结实健壮,性格敦朴厚道。   1969年妻子她们上山下乡来到云南时,其实还都是未成年的孩子。水利三团的北京知青基本都是69届初中毕业生,大多是属蛇的,16周岁,有一小部分属龙的,17岁,有些家长以长远计,索性让自己孩子的弟弟妹妹同她们一起下乡,在一起好有个照应,所以有一部分人才14、15岁,最小的才13岁。可当她们一到景洪,就再也没有人把她们当孩子了,什么活儿重,就让她们干什么,把建设祖国、保卫祖国的重担以最大的信任压在了这些未成年孩子的肩上。而且,那时候大讲“以阶级斗争为纲”,知青若有点什么事,连队就往阶级斗争上拉,十几岁的孩子,有的竟已经“有幸”成为老谋深算的阶级敌人。   现在好了,一切都已正常,别说初中生、高中生再也不受上山下乡的折磨了,连大学生去当村官还要给他们许多优惠条件。有工资、有补助不说,考研还要优先,考公务员还给加分等等。在他们的家长眼里,明明他们都已二十四五、三十四五岁了,却还把他们当孩子,放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连与人聊天都请求别人原谅自己的孩子还小、不懂事。可我们这一代1700多万知青呢,从来也没有任何人给过我们任何的补偿呀。   但是,作为知青,我们谁也没有忘记将青春献给的第二故乡,在妻子一行赶赴景洪的路上,我替她写了一首自由诗,《来捡拾一串青春的脚印》,以表达她对第二故乡的真挚热爱之情,其中有句云:   自一入滇   便发觉我们的身体   在返老还童   大客车窗外的两侧   迎面扑来的   是38年前已经隐身的桃红柳绿   它们扯着柔柔的春风   亲切地拥抱着老朋友的身躯   亲吻着我们额间的华发      昔时的每一次探亲   不管是帅男还是靓女   都只得无奈地将命运交给客车   像元宵一样   任其摇动三天三夜   而今天的高速公路上   车轮的转速   几乎可追上我腾飞的思绪   昔时的高山峻岭   布下的深沟高壑   驮着知青走的   是被泪水浮起的死亡之路   同样是美妙的景色   过去为我们解读的是   何为背井离乡   何为儿行千里母担忧   ……      今天   我们曾住在一间竹楼里   写作人生“悲剧”的几名知青   从北京再一次回还西双版纳   为的是   翻开历史发黄的页码   各自捡拾一串青春的脚印   这是我第二次为妻子的云南兵团写东西了,第一次是2002年秋我去景洪出差,特意去了一趟橄榄坝的曼岭水库,为妻子拍了一些水库的照片,回京后写了一篇散文《寻找曼岭水库》,发表在新华社办的“人居”杂志上,我之所以能写出云南兵团的散文,是因为我本身就是一名1969年下乡69届的黑龙江兵团的知青,同样的命运,同样的经历,共同的感受,使我更容易理解和表现他们。   余德全副指导员那时虽不是妻子15连的领导,但她们都认识他。他话不多,却为人质朴善良,从来都把知青看做孩子,虽然是副指导员,可权力所及,从来都是给知青们以爱护。他从来都不赞成搞什么起五更爬半夜所谓的大会战,更不支持动不动就在知青中搞阶级斗争。他说,“这些娃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父母又都不在身边,我们做领导的,就应该全力的照顾他们才是呀!”   工作中他更是身体力行。在建水库大坝中,需要把大坝地基挖出来的土运出去,那是个很累的活儿,可是他从来都是,或肩挑双筐、或手把车把带头往外运土,成天弄得一身汗一身泥的。而他与知青们的关系却是最融洽的。   古人云:“因时立政”,1979年,在中央有关知青政策指导下,全国的1700多万知青都掀起了回城风。妻子所在的云南水利三团15个连队的广大知青,在经历了10年农村的艰苦锻炼后,也在一两年之内很快就人去楼空。原来的连长、指导员,副连长、副指导员也都或转业或复原,或者又调回原来的地方升职或任职。而在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前程”千方百计谋划之时,余德全副指导员却出人意料地申请留在了曼岭水库管理大队。当许多人向他投来不解的目光时,他却很坦然地说:“曼岭水库是我们带领知青们用5年的时间修建完成的,知青们虽然都走了,但是他们却留下了他们火红的青春,留下了他们年轻的脚印,留下了他们向少数民族地区积极做贡献的美好理想。我愿意在这里继续工作,去实现知青们未竟的理想。”   1990年,余德全做出的一个决定,令所有的北京、上海知青们感动不已。原来,余德全那一年离休了,按照1949年前参加革命工作的惯例,他有着丰厚的离休费,可以安心地回到地方和老婆、孩子们安享天伦之乐去了。没想到他又一次地留在了曼岭水库,他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虽然已经成为历史,可那一段的历程却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那些离开父母的怀抱,怀揣着纯真的理想来到云南下乡的少男少女们,他们把青春和热血献给了这片土地,有的甚至献出了他们年轻的生命,他们的同学都已经回家与亲人们团聚,而他们却被孤零零地留在了这片陌生而遥远的土地上了。我要陪着他们,清扫他们的坟茔,我要让他们的亲人知道,党和政府始终是关心着他们的,傣族人民群众将会永远记着他们的。”于是他每日继续在水库大坝上像往常一样地巡视,护理着水库。并且每年的清明前后,他都要到几个逝去的知青的坟茔上去进行清扫、养护。由于几个知青在不同的年份、不同的连队相继工伤或病逝,所以他们的墓地就散落在水库的各个角落,这给那些远道而来的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们前来祭扫增加了许多困难。于是每逢有他们的亲人以及回城知青的回访,他都默默地带领他们去寻找墓地。以满足他们一尽哀思的心愿。为了使今后知青的亲人及回访的知青们到墓地祭奠更方便,余德全副指导员曾多次给上级领导打报告,建议把他们的坟茔集聚到一起,也便于看护。终于,他的善良和对知青们的真诚感动了上级,上级领导批准了他的申请并拨下专款,将这几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知青的坟茔统一迁到了水库边的一块开阔地,重新修葺了墓穴,每个人都立下墓碑,并在周围竖起了一圈铁栅栏,给予了很好的保护。此后,余德全副指导员除了常到墓地走走看看外,每逢清明,他还照例到墓地祭祀他们。就像一个慈祥的父亲,对着他们的坟墓念叨上半天。久而久之,知青们都知道了余德全副指导员看护知青墓地的感人事迹,以后来的人都会给他带上自己的一点心意,以表示对他心系知青所做的默默奉献的崇高敬意。此次妻子为他买二锅头酒,就是此意,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此次妻子他们水利三团的集体回访,是16号到的曼岭水库,这些昔日的知青,虽已双鬓斑白,但他们无不怀着复杂的心情,在当年他们律动过的大坝上寻找着昔日的青春身影,互相拥抱着,跳闹着,开怀的大笑着,久久地盘桓着。在当天召开的“水利三团知青45周年庆典大会”上,广大知青与当年的傣族兄弟姐妹及喝曼岭水库之水长大的后代们握手相聚,公话岁月的沧桑与如梭。   3月16日下午,曼岭水库大坝的水泥路上,100多名知青,表情凝重,迈着沉重的步伐,三三两两地朝着库边的森林中陆陆续续地走去,走在他们前面的,正是余德全副指导员那80多岁的矍铄的身姿,这是他带领所有知青,去那4位已逝知青的墓地,因为看望他们是昔日知青们此行的重要项目。   在墓地上,在每个墓前,都站立着一群北京或上海知青,那是他们各自认识的当年的同学、街坊、战友,大家都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祭祀物品摆放好,由卢晓莉主持举行了一个祭奠仪式。卢晓莉代表知青宣读了祭词,她哽咽着说:“亲爱的知青们、同学们、战友们:你们好,我们大家来看你们来了,40多年前,你们怀揣着青春的理想,来到了这片热土,为了建设水库,为了傣家人民的幸福安康,你们献出了汗水与鲜血,献出了宝贵的青春,最终又献出了你们年轻的生命,你们把火红的青春永远地埋在了这里,你们天天看着水库的一泓净水载着幸福和安康流向傣家的生活中。你们并不孤独,因为有这里的领导和人民群众与你们日夜相伴,他们没有忘记你们,我们也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在此次祭奠活动的视频中,我看到,余德全副指导员始终表情凝重默默地站立在一旁,听着看着这些40多年前的孩子们,今天神情庄重地与他们早逝的战友们做心的交谈。   最后,卢晓莉代表广大北京上海知青,向余德全副指导员献上了一面绣着广大知青心声的锦旗“水库的守护者知青的保护神”。望着那12个金字,我不由得想起了诗经中称颂道德高尚的前辈的一句名言:“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想,在云南水利三团的知青历史中,这句知青们发自肺腑的话,余德全副指导员当之无愧!         重庆癫痫病医院专科女性癫痫发作要怎么治疗哈尔滨癫痫病十佳医院有哪些荆门哪里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