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噩梦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说
   【一】   “蚊子”瞪着迷惑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心爱之人兰琪。她怎么能够?她啥时候又和自己的情敌“刀子”搅和在一起了呢?“蚊子”一时犯了迷糊。无论如何,此刻的心情很酸楚,如刀绞一般难受。在内心深处,很清楚自己是个第三者,是自己首先做了对不起哥们儿的事情,霸占了人家的老婆。   但是,那件浑事早已时过境迁。目前,自己和兰琪已经领了结婚证,名副其实地住到了一起。这个令人灵魂出窍的女人,难道不就是自己的私有财产么?为什么,为什么?她啥时候又和“刀子”纠缠到一起了呢?   兰琪朝着“蚊子”吼着:“站在那里做啥子?还不赶快过来帮忙搬木头。”   “嗯。”“蚊子”似乎很不情愿地应着。但是,当看到“刀子”累得满头大汗,顿时就清醒了——难道自己要和兰琪以及那个情敌“刀子”住在一个屋檐下吗?懵懂之间,好像还知道是他在中间帮忙说的情,让自己在这里打工。   “蚊子”和兰琪抬着一根粗木头漫无目的走着……前方是一片破烂不堪的平房住宅区,那间平房的屋顶早就塌陷了,需要用大梁和椽子重新翻盖。   “大哥,咱们要抓紧时间呃,争取今天晚上把屋顶弄好。然后,咱们几个才有住的地方啊。”“刀子”嬉皮笑脸地擦了一把脸上汗水。“蚊子”盯着他那副刀削脸,此刻的心情可谓是无味陈杂!想当初,他就像自己屁股后面的一只苍蝇,整天围绕着自己“嗡嗡”叫。   依稀记得早就逃离躲避开他了,怎么又在这里相遇了呢?真是世态炎凉、鬼使神差啊!世态有时候说变就变,转眼之间,他的老婆瞬间就演变成了自己的爱人。   兰琪撅着屁股忙得不亦乐乎,她和“刀子”无拘无束互相帮助的模样,使“蚊子”又无故产生出些许莫名的酸楚!   “停,都停下!”“蚊子”突然大声喝道,“我问问你,“刀子”,房子一旦盖好了,你打算咋住呢?”“蚊子”扫了一眼这一间矮小房屋。   “大哥,你这,这究竟是啥子意思嘛?”“刀子”也犯了迷糊。   “我是说,这间房子,难道咱们三个人今后都要挤到一起住吗?”“蚊子”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嘿嘿嘿,大哥,目前就这么个条件,你是大哥,到了晚上,你先和兰琪睡,然后呢,咳咳,咳咳咳……”他扫了兰琪一眼,却不由自主咳嗽起来。   兰琪沉静道:“咋啦,难道不行吗?”她推搡了“蚊子”一把,“瞧你那副德行,原来确实够风光哈,是不是?但是呢,现在就不得行了噻。目前,咱们两个都沦落到了这种地步,难道还要啥子面子吗?请问你,面子值多少钱,能够当饭吃吗?”   “蚊子”的心情顿时翻江倒海,眼前顿时浮现出了令人心碎的一幕:兰琪被“刀子”骑压在身下呻吟着……   “不行!绝对不行!”“蚊子”怒吼着!   兰琪用惊奇的眼神望着“蚊子”,嘴巴撇了撇道:“喔哟哟哟,好好笑人哟。要晓得,从前,我可是他的老婆哟。怎么啦,难道我说错了吗?”   “就是,就是,事情反转过来难道就不行了嗦?”“刀子”也唯唯诺诺说着。   “好!好!”“蚊子”气的浑身发抖,手指着兰琪吼,“既然你都这样说,好吧好吧,我让位滚蛋还不行吗?”“蚊子”说完拔腿就走。   “喔哟哟哟,心眼那么小,跟针鼻似的。一点肚量都莫得,还没有他的一半大呢。”兰琪见“蚊子”真的要走,就急忙一把拉住了他,“就这样一拍屁股走喽嗦,难道你就是这样的人啊。”见“蚊子”举步不前,又呵斥道,“你自己摸着良心说说看,咱们两个都处了这么久喽,你家里的人,尤其是你父母对我是啥子态度嘛?这一点你是最清楚不过喽,认过我吗?理睬过我吗?对得起我吗?”   “切!尽拿别人说事,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和他住在这里,还是跟我走?”   “你,你这个人啊,啷个说你哟,我问问你,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兰琪的思想好像很肮脏,很无耻。   “滚开!少拉扯我!”“蚊子”气极败坏,甩开兰琪的手就义无反顾地跑了。      【二】   “蚊子”无目的地跑啊跑啊,累得是上气不接下气,实在受不了了,就找到一个僻静处坐了下来。此刻,他的思绪混乱极了,对于兰琪这个女人,无论如何,在自己的心目中却是那般的珍贵而不舍。不为别的,在那段最最困惑时期,许多人都像躲避瘟疫似的躲着自己,而兰琪却与众不同,她不弃不离,每天都来照顾安慰自己。就冲着她那份深情厚义,就足够自己感动一辈子!   于无声处,“蚊子”心里面最清楚不过了,“刀子”为了取得那一个工程,可谓是绞尽脑汁,忍疼割爱似的把兰琪巧妙地推到了自己的怀抱里。说白了,他的思想很肮脏,很龌龊,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后来,“蚊子”才慢慢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那种巧妙运作的手段,其实就是兰琪本人的杰作。兰琪明面上和“刀子”是夫妻,而实际上只是一种“打平伙”的生活模式;自从跟了“刀子”,兰琪就像尾随着一只野狗似的四处漂泊流浪,可谓是居无定所,生活十分艰辛!   后来,兰琪在“刀子”的引荐下,才阴差阳错认识了温局长。真是鬼使神差啊,当兰琪见到温局长时,居然瞬间就被他英俊的外貌倾倒了。眼前这个温局长既有权有势,而且还是个令女人们仰慕的大帅哥。总而言之,他在兰琪的眼中就是一个最最阳刚帅气的美男子!再扭头看看自己那位长着刀削脸、一副猥琐相的男人,真可谓是天差地别!   温局长的绰号——“蚊子”,还是兰琪起得。那天晚上,她们两个经过好一阵子颠鸾倒凤的“肉搏战”,结束后,兰琪一脸的坏笑:“温大哥,没想到你都快五十的人了,身体啷个还那么棒哟,跟个小伙子一样,野蛮的很哟。大哥你呀,也不会温柔点儿,莽莽撞撞的,都快把人家整死喽。”   温局长心满意足道:“咋啦?难道你还不知道嘛,老天爷送给每个人那么一坨坨,除了承担撒尿的功能之外,其余的时间还不是吃饱了撑的慌,不就是去做那些无聊的“健身运动”嘛?”“蚊子”嘿嘿坏笑着,一伸手就拍死了一只“嗡嗡”叫的蚊子。   “哈哈哈,温大哥手好快哟。”兰琪随之又搞怪道,“大哥,以后我不叫你温大哥喽,莫得啥子意思,反正你也姓温,以后就叫你蚊子大哥吧。要晓得,蚊子最不要脸喽,可恶的很,跟贼一样,最爱偷食别个婆娘身上的血,哈哈哈……”   “好哇,没想到你还这么坏,看我怎么收拾你。”“蚊子”嘿嘿笑着,“要脸?要脸都别做那事呀。按照你的逻辑,都装假正经,都掖着藏着,人类岂不是早就灭绝了嘛。”   “哈哈哈……蚊子大哥,你不是个老实人,好好坏哟。”兰琪依然抨击他。   “你不坏,你老实,刚才那一阵子胡吼啥呢?跟牙疼病犯了一样,喔哟哟哟哟,喔哟哟哟,喔哟哟个川川,哈哈哈……”“蚊子”得意忘形,笑的满脸开花。   “哎呀妈呀,蚊子大哥,这辈子跟到你,俺可是倒了大霉喽。”兰琪说着,却朝着他的脸颊上热吻了一口,“老公,继续加油哈,二天我给你生个白胖胖的娃娃。”   “蚊子”深情搂着心爱的兰琪念念有词:“谢谢美人。老婆,我告诉你,这人啊,说白了就是那么回事儿,有吃有喝的,再有个漂亮骚情的老婆搂在怀里,那就是幸福的一辈子,难道不是吗?你冷静想想看,是不是这个理啊?”   “不和你打麻缠喽,好好羞人喏。”兰琪躺在他的怀抱里,似乎陶醉了……   “蚊子”坐了许久,心里面不禁又打了一个冷颤:这样可不行,万一自己的爱人兰琪被那个家伙侮辱了可咋办呀!“蚊子”急忙站起身来,朝着那个黑古咙咚的地方跑去。   那间房屋也不知道啥时候盖好了,房间里面只有一个地铺,“刀子”躺在被窝里,一只手却骚情地伸出来去拉扯兰琪的胳膊:“来嘛来嘛,老婆,看在咱们两个多年的情份上,来嘛来嘛,陪我睡一觉嘛。”   兰琪无情地甩开了他的手,呵斥道:“造孽啊!那些个麻鬼的事情嘛,咱们两个以后就彻底免谈喽。要晓得,从目前到永远,我只是温大哥一个人的老婆。警告你哈,以后你要自重自爱些,别再胡想那些出脱的事情。那糗事可想不得,说破了大天也不得行。你个人老老实实睡觉吧,我要出去寻找温大哥。”   “刀子”突然恼羞成怒道:“你再敢走一步试试看,老子这辈子只要有机会,一定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说着,他就从枕头底下抽出来一把长长的杀猪刀。兰琪见了,急忙从屋子里面逃了出去,然后就消失在夜幕中。   “刀子”也急忙穿衣服和鞋子。   “蚊子”见此情景,急忙朝着兰琪追赶过去。夜是那么的漆黑,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蚊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跑着,一不留神就掉进了一个大深沟里。   “哎哟哟,怎么搞得嘛?”“蚊子”懵懵懂懂,痛苦地揉着腰,却弄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三】   此时,沟壑上面来了一群人,人们叽叽喳喳着来到了沟沿上,当看到“蚊子”时,都急忙朝着“蚊子”嘶喊起来:“大哥,兄弟,你怎么掉到沟里去了,快点把手伸过来,我们救你。”   “蚊子”最终被拉了上来。与此同时,“蚊子”依然对兰琪的安全提心吊胆。“蚊子”摸了摸口袋,手机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只有厚着脸皮向旁边的人借。一个胖乎乎的妇女把手机借给了他。“蚊子”一瞧那部手机,好像和自己那部手机一模一样,都是SONY牌。可是,开机密码却不知道。妇女耐心地为他开解密码锁。但是,无论再怎么解,手机就跟死了机一样,怎么都打不开。那个妇女急了,又用双手帮忙解密码锁,依然还是打不开。   “快点跑啊,那个吃人的疯婆子来了!”有人嘶声力竭吼叫起来,“跑啊,再不跑小命就没了!”   顿时,夜空中飞沙走石,黑压压的云雾翻滚着,“呼呼”咆哮着迎面而来!人们瞬间作猢狲散,四处逃命!   “蚊子”还没有来得及把手机还给那个妇女,那个妇女早就没了踪影。此时,一大群狮子老虎都“嗷嗷”吼叫着朝着这里蜂涌而至。   此时,“刀子”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他手里紧握着那把杀猪刀,两眼通红放光,对着“蚊子”咬牙切齿,又吼又叫,又劈又砍!“蚊子”情急之下,一不留神又掉到了深沟里。沟里已经有一群狮子老虎!在这千钧一发时刻,“蚊子”运足了气,瞬间就腾云驾雾飞了起来。飞呀飞呀,可始终飞不高!那些狮子老虎想吃“蚊子”,“刀子”也呲牙咧嘴吼叫着朝自己扑将过来!但是,无论再怎么折腾,却总够不着自己。   “蚊子”心有余悸,依然惦记着兰琪,又在空中去解密码锁,但是,却徒劳无功。   “蚊子”气急败坏,又运足了吃奶的力气,这次终于飞了起来。前面是一座小村庄,有一户人家的门是敞开着的,“蚊子”运用着丹田之气,徐徐降落到了家门口。进门之后,又急忙去解手机锁。此时此刻,他心里面只有兰琪,别的都无关紧要了。   可是,手机的密码锁就是解不开,“蚊子”几乎绝望了,自己心爱的人目前究竟身在何方,安全不?“蚊子”眼泪汪汪地朝着空中嘶吼起来:“兰琪,兰琪,你在哪里呀……”   “老公,老公,你干嘛呢?又哭又喊的,好像有狼狗在追赶你吗?嘻嘻嘻。”“蚊子”被兰琪摇晃醒了。   “蚊子”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喔哟,原来是在作噩梦呀。”他一把抓住了兰琪,并且紧紧抓住不放,仿佛一松手,兰琪就会消失似的。“蚊子”动了真情,“老婆,你不知道,刚才在梦里,也不知道你跑到哪里去了。有很多狮子老虎围绕着我,还有那个“刀子”也要追杀我。也不知道你在哪里,安全不安全,可急死我了。”   “是吗?你真的那样看待我吗?”兰琪感激道,“谢谢老公,当初要不是我给你惹了麻烦,估计你现在还坐在那间亮堂堂的办公室里当局长呢。嗨!都是那个牲口货,为了自己的利益,硬是把你拖下水,害惨喽。”   “没关系,下辈子一定还要娶你做老婆。为了自己的爱人,做错了事不算什么,是吧?你没有听说过那么一句话嘛,君子不爱江山爱美人,嘿嘿嘿。”“蚊子”没心没肺地笑着。   “再别胡说了,一想起那次我让你投资开金矿,那么多的钱啊,整整二百八十多万块钱呀,一下子就莫得喽。呜呜呜……”兰琪伤心地痛哭起来。   “不说了,不说了,没啥关系的,钱没了还可以再去挣嘛。再说了,那些钱又不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都是别人……咳咳咳……”“蚊子”咳嗽着,“当初开金矿要不是跑的快,那么多的武警战士,真枪实弹啊!喔哟哟,再跑慢一点的话嘛,恐怕现在还蹲在监狱里呢,嘿嘿嘿。”“蚊子”苦笑着,“也是盲目听从了那个朋友的煽动蛊惑,那可是无证开采呀,是违法犯罪的呀!现在一想起来,还是怨自己太傻,咳,咳咳咳。”“蚊子”咳嗽着,翻了翻白眼,似乎再也不想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账。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了,将来的生活依旧还要继续。为了心爱的兰琪,还有自己那个漂亮的女儿。据估计,“蚊子”这辈子就是活活累死,也不一定能够偿还清楚那笔情债。   “蚊子”搂着兰琪,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无论如何,兰琪已经从噩梦中安全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这就是“蚊子”最最想要的结果!   目前,除了身边这个美丽的女人之外,“蚊子”真的一无所有了。      黑龙江有看癫痫病的正规医院吗?武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哪些治疗男性癫痫药物有哪些天津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