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吃粥与吃面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表白的话
摘要:粥,味淡薄,少油脂,宜修身自守。古代士大夫乃至现代的中老年人常吃粥以养生健体。明代诗人张方贤的《煮粥诗》说得好:“莫言淡薄少滋味,淡薄之中滋味长。”面,味丰美,富热量,宜开拓进取。年轻人一碗面下肚,顿时两眼放光,脚上好比装上了弹簧。 粥是一首诗,哲理的、抒怀的,吃粥好比吟诗;面则是一篇励志散文,比如《一碗清汤荞麦面》,感动和激励了数以亿计的读者。 粥如老妻,平淡而妥帖;面似恋人,华丽有激情。    粥和面,是吾乡最常见的两种早餐,合起来估计占六七成。那两者之间,谁又更多呢?无疑是吃面的人。因为对多数人而言,面比粥要“好吃”,——粥,清汤寡味的,有什么好吃?而面,有菜有肉,荤素搭配,是一种美食,在追求享受的现代社会,面条的美味,更是被演绎到绝致。   我幼时家贫,早晚两餐都吃粥,只有中午才吃饭,面条就更是稀罕物了。记得每年头蚕罢,父母就带我们姐弟坐船去二十里外的新市古镇,早市上卖掉一两只鸡鸭,就去吃面。父亲一般叫两碗面,一碗肉丝面,吩咐先上,给我和姐姐吃,另一碗是小面(阳春面),与母亲分享。肉丝面一上,我就迫不及待伸筷尝鲜——唉,那真是享受!小面也来了,只听父亲失声大叫“啊呀,面条怎么这么少?”母亲连忙劝阻。   许是小时吃厌了,长大以后很少吃粥,早餐一般都以面条、包子、糕点等果腹,尤喜吃面,记得刚工作时最常吃的是猪油拌面——经济又省时。同事老周酷爱吃粥,早上相遇,他常脸露微笑,一边手抚腹肚,一边跟我唠叨起吃粥的好处。我虽然“洗耳恭听”,内心却颇不以为然。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老周早已退休,但是他的“爱好”后继有人,时间老人不知使了什么魔法,我也变成了老周那样彻头彻尾的“吃粥迷”!   粥还是儿时的粥,白米粥,薄薄的,雪白晶莹,外加一个鸡蛋、几颗花生,就是我的最爱。早上一碗薄粥下肚,通体舒畅。一年之内,三百天以上我是吃粥的。至于掺合五谷杂粮熬成各种所谓的养生粥,或者添加海鲜等其他食材做成五花八门的粥品,在我看来,是似粥而非粥了。   粥,以滋味淡薄取胜,我一向不喜欢在粥里面混煮皮蛋、鸭壳子或者海鲜等食材,好比中国人原本一头乌黑发亮的黑发被染成黄、蓝、红,失掉了自己的本色,不伦不类。与其吃什么海鲜粥,还不如去吃一碗海鲜面。现在的面是越来越好吃了!乡人在面食上是颇为自豪的,阿能小锅面,九十年代在这个小县城起家,几年以后便在本邑遍地开花,全市的大街小巷乃至乡野村部,阿能面的招牌随处可见,现在连锁店更是开到了杭州上海;秋冬季上市的酥羊大面,以土产湖羊为主料,深受食客喜爱。外地友人来访,我必款之于面,今日阿能面,明日羊肉面,友人赞叹不绝。   我曾在另一篇有关粥的散文中写到粥中有“三意”——适意、诗意、禅意,与之相对应,面,可以给它贴上“鲜美、营养”两个标签。一个崇精神,一个讲物质,粥和面有很多的对立面。比如,吃粥宜独处,宜宅居,在家里与亲人一起相对而啜;而吃面则宜交际,宜上街,在堂馆店铺与朋友共享。因着这个原因,现在要上街吃一碗薄粥成为一件难事,而找一家面店则易如反掌,在中国,无论哪个城镇,说三步一面店、五步一面馆,也不怎么过分。在江南小城,常可看见这样的早晨,朋友们按照约定俗成的习惯,三三两两来到固定的面店,一边吃面,一边闲聊,末了还常常抢着买单。这时面店实际成为一个交际场所,我们常听人说“我请你吃某某面”,比如我有一好友,出国前就请我吃一碗羊肉面与我告别;没有听说有请人吃粥的,但是如果真请人吃粥,那须是何等莫逆?   粥,味淡薄,少油脂,宜修身自守。古代士大夫乃至现代的中老年人常吃粥以养生健体。明代诗人张方贤的《煮粥诗》说得好:“莫言淡薄少滋味,淡薄之中滋味长。”面,味丰美,富热量,宜开拓进取。年轻人一碗面下肚,顿时两眼放光,脚上好比装上了弹簧。   粥是一首诗,哲理的、抒怀的,吃粥好比吟诗;面则是一篇励志散文,比如《一碗清汤荞麦面》,感动和激励了数以亿计的读者。有人要问,饭又如何?饭,是一部小说。   粥如老妻,平淡而妥帖;面似恋人,华丽有激情。   湖北癫痫医院哪治好武汉的什么医院治癫痫病更好呢荆门哪里能治儿童癫痫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有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