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今年夏天有点儿热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文章
摘要:窗外飘着淅淅沥沥的雨,恍然感觉丝丝的秋意。昨日的炎热仿佛成了美好的回忆…… (一)   清晨五点钟,睁开眼天就已大亮。大地还在昏昏沉睡,红通通的太阳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探出了头,用它那猩红的舌头舔舐着还未苏醒的万物,还没凉透的地面又开始了疯狂加温。   半途晨练的人们不得不脚步加快,那身穿短裤的年轻女孩儿,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的老者,身着运动短衣裤的中、青年男女,汇成了一条色彩鲜艳的人流,涌动在美丽的亳清河岸。奔着健身去的人们,昂首挺胸,大步流星,即使后背衣衫湿透也不停歇,铆着一股劲儿赶着在太阳还未使出全威之前完成一直坚持的晨练计划。   那只周身雪白的狐狸犬,一大早跟随主人一同出来呼吸新鲜空气,这会儿已热得实在是受不住了,抛却了一贯优雅的姿态,扑通一声跳进水里,自在畅快地地游了个饱,全然不顾主人的千呼万唤,嗔怪怒责。   晨练结束回到家,冲完澡,一份简单的早餐上桌,豆浆油条,或是韭菜盒子,凑合着刚下肚,汗就紧跟着出来了,浑身被热乎乎的气息包围着。这会儿你就懊恼了,这个夏天如果肚子能够忘了饥饿,该有多好。      (二)   将近二十天未见一滴雨了,大地像张忍气吞声的饼子,每天例行接受太阳的烘焙烧烤,早已经熟热透了。   屋子里像是蒸笼,闷得发慌,即使你坐着不动,身体也会渗出汗来。饮水机里的水再不用加热,倒出来便可以直接饮用。喝完一杯凉白开,浑身也会冒出细密的汗来;即使你刚刚洗完澡,一身汗后,浑身又感觉黏黏的了。   等不及八点钟,轰轰隆隆,壁挂式与直立式的大小空调齐上阵,开始不绝地轰鸣,疯狂地往外排放热气。一股股热浪滚滚喷出,墙壁上汩汩地淌下水来,滴滴答答在地上汇成小溪。外面的空气似乎更热了。   中午,下班的人们,水里提溜着一袋子饸烙面,回到家,熬好了米汤掀开锅盖晾到没有温度。捣好了蒜泥,炒好葱花蛋,饸烙面上放上绿莹莹的黄瓜丝,淋上蒜泥,香醋,芝麻酱,香油,再放上黄灿灿的葱花蛋,拌好后,就着凉米汤,那叫一个美味。没有温度的饭菜,只为下肚后可以少出点汗。   午觉必须得配有空调,你明明是感觉凉快了,还得盖着薄薄的夏凉被睡觉;在有空调的屋里,手脚冰凉,颈椎酸痛,关了后却会浑身出汗。   轰隆隆,闷雷滚动,似从远古传来的声响,惊醒了午觉酣睡中的梦。天空已经变了脸,乌云低低地压着,一阵骤雨即将来临。闪电伴着雷声越来越近,一阵狂风过后,豆大的雨点哗啦啦地落下,拍打在被烤得热腾腾的水泥地面上,倏而不见。关了空调,打开窗户,想接受点凉气,迎面却是滚滚的热潮。   雷声渐渐远去,一场雨匆匆地来,匆匆地去,没有存留的雨,只是洒落了一点尘土,焦渴的地面依旧焦渴。      (三)   晚饭后,太阳的威力减弱了不少,它渐渐地下沉,下沉,终于从山头隐去通红的脸庞,却烧红了天边的云霞,但是暑热依旧继续。   人们一天的休闲活动刚刚开始。关了空调,走出去就与滚滚的热浪撞了个满怀。身体被热流包围着,仿佛置身于一个偌大的烤箱中,窒息,酷热难耐,这一刻,除了热,似乎再也没有别的感觉了。   即使有一点儿风,也是热的。河道里,插萝卜似的挤满了人,只见五颜六色的人头攒动,各色各样的游泳圈浮满了水面。吃过饭,人们都不约而同地涌向河滩,这样的天气,除了在水里待着,你还能找到更凉快的地儿吗?河岸两边,摆满了五颜六色的呲水枪,泳圈,以及各式各样的玩具,像是一个红火的大卖场,那是孩子们的乐园。   小一点的孩子套了泳圈,下水扑腾去了,大人们则在岸边小心地陪护着。大一点的孩子,平日已经在游泳馆里练好了本事的,直接下水,游得犹如小鱼儿一般灵活自如。还有的孩子把小脚浸在水里,用长长的呲水枪吸满了水,卯足了劲向河中心喷射出去,兴奋得小脸儿通红,快乐地欢呼。   “嗨,嗨,嗨,我说小子,让你爹我也玩会儿,我们小时候哪有这么好的玩具!”呲水枪也成了大人们手中的玩具,乐哉乐哉地重温着童年旧梦。桥下,坐着一溜年轻女子,脚浸进水里,哗啦哗啦,腿来回拨拉着像是在划桨,惬意无比。   桥上也站满了乘凉的人们,打量着水里的一片欢腾,只是桥下水里的人正玩得惬意,可谓是“你在桥上看我,我却没空瞅你。”   夜色渐渐暗下来,璀璨的霓虹亮起来,沿着河畔散步的人依然不少,三两个老年人一起搭伴,摇着扇子一边走一边唠着嗑,那穿了短裤的长腿美女几个人说笑着优雅地走过,长发高高地盘在头顶,旋成一个云髻,阳光靓丽。这样的气温,无论你有多勇敢与多爱臭美,也不敢整日背着一火炉行走不是?且让那一头油亮的瀑布暂时隐蔽,让那翩翩女神见鬼去吧,暂且做个潇洒的女汉子,别问为什么?一个字:“热。”   又一波丰韵十足的美女走过。哎,哎,哎,谁说穿短裤是你们大长腿美女的专利?我们腿不太长且有点粗的妹纸,是不是也可以这么任性一回?关于这个审美的问题,可不可以以后再谈?当下只解决一个问题:热。   全露了胳膊的裙子,短衫,齐了。眼下柔软的棉绸料子最吃香,柔软透气不沾身。各种花色的棉绸裙装飘在街头,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颇像一个公开的大型选美场。      (四)   酷热渐渐散去,人民路桥下,悠扬的手风琴声在晚风中荡漾,歌声嘹亮,大合唱排练进行得如火如荼。   板胡、二胡,笙、唢呐、管乐完美组合,亳清河边传来正宗的曲剧唱段,小生,老生,花旦,珠圆玉润,字正腔圆。那座月牙形的凉亭里,挨挨挤挤地坐满了兴高采烈的观众。不用化妆的“演员们”陆续登场,伴着乐声有节奏地走步,开嗓,韵味十足,甩头,摊手,拉长尾音的一个字扬声到顶,颇有几分专业水准。座位已经爆满,旁边散步的人们也禁不住停下脚步,自然而然地加入了站立观众的行列。观众们伴着唱腔摇头晃脑,听得是津津乐道,一曲终结,掌声欢呼声响成一片。   夜渐渐深了,萤火虫打着亮闪闪的灯笼,夜风送来了阵阵清凉,摇碎了水中的月光。璀璨的霓虹迷醉着眼,倒入水中的影子赋予了夜的魅幻。依水而坐的对对人影相互依偎,喁喁私语。河边的条椅上,乘凉的人依然不少,享受着夏夜的清凉与宁静。还有一些人干脆横躺下来,惬意地打起了盹。   月升中天,小城终于沉沉地睡了。虫鸣声偶尔响起,乘凉的人们却不愿回去。 湖北得了癫痫病怎么治武汉癫痫医院怎么选择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好些呢湖北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