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时光】情若风兮天涯路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文章
一   星霜出鞘的一瞬间,我听见了你的心跳,有那么一丝的波动泛开,我有些惊异,试图看进你的眼,可那里白雾弥漫。   酴釄在剑鞘里鸣动,感觉出我的危险,试图破鞘而出。我轻轻地按了一下剑柄,酴釄停止了鸣动,却带着一丝袅袅的哀吟,散落在空气中。   星霜最终没有刺进我的胸膛,在最后的一刹那,你手微颤。   “今日之后,你与我就如此剑,剑断情断,再遇陌路!”   你的声音带着细屑般的叹息传来,又清冷如霜。   我的心瞬间冰凉,曾经并肩看落霞,明日却已成陌路。   这不是我要的结局,我要的是放下所有的重新相遇,是抛不下之后的命绝于你,可你却选择了相忘于江湖。   “好。”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低头转身,泪大滴大滴地打在黑黝的土地上,沉闷惆怅。      二      胸口一阵尖锐刺痛,梦就醒了。   刺目的阳光自窗外泄了进来,我一阵恍惚,环视屋内陈设,方觉此刻正宿在长临城外的一间民居竹舍。   我本在塞外游历,不料遇到了一个落魄的剑客,而且他就快死了,临死前托我回一趟关内,为他将一样东西送给落日城内忘尘轩中的花魁醉凡尘。   忘记了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在听了他的故事之后,我竟答应了他的请求,一路走走停停,回到了长临城。   长临城位于落日城的东边,路程不远,原本半日就可到达,我却走了三日都未到,一直在这竹舍流连,直到这民居的主人不耐,方才离去。   半日之后,我站在了落日城外。   仰望城头“落日城”那三个烫金大字,许是近乡情怯,我踌躇了半日,惹得守城的士兵以为我要图谋不轨,上前呵斥,方才迈步进城。   走过城楼,步入城中,我的心瞬时被潮涌而至的熟悉与怀念所堆满。粘指一算,我和这座城市已分别十年。十年里,江湖飘忽,四海为家,本以为永远都不会回来,没想如同开始的那一句心念,还是回来了。   妩媚的夕阳越过那千年风霜打磨的城楼,洒在我的发上、衣上,城楼依旧,夕阳依旧。南昌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一切仿似未变,一切又如此天差地别。   内心,从汹涌澎湃到一片平静,中间纷沓过许多岁月,许多往事。苦笑着摇了摇头,和自己说:“一切都过去了。”   随即,脚步坚定的向着忘尘轩走去。   走到忘尘轩时,天已经黑了,落日城里一片灯火辉煌,忘尘轩更甚。这家落日城里最大的青楼,即使是落日城最颓败的时候它依然屹立不倒,光辉如旧。   我站在忘尘轩门外朝里打量,这里和普通的妓院不同。普通的妓院,女子都会立在楼上或门外揽客,忘尘轩外只有两只高挂的红灯笼寂静又妖娆地亮着。   听说,忘尘轩里的女子都是“没落”的贵族后人,这种没落自非正常的衰败,不过是各种权谋斗争后的一种牺牲。或许可怜,但自古成王败寇,再多怜惜也是徒然。   踏进门后,里面一片欢歌笑语,人间繁华,真的是人间最是春好处莫数谢家忘尘。   “这位姑娘你……”一位清秀动人的女子疑惑地看着我。   “我要找凡尘姑娘。”我笑忘着她。   “你走错地方了,我们这没有叫做凡尘的姑娘。”那女子率直的望着我。   “是不是你记错了?我的朋友说,凡尘姑娘就在这忘尘轩里。”   我丝毫不怀疑子羽的话,人之将死其言非虚。   “可是我们这里真没有叫凡尘的姑娘!”   那女子有些不耐,这令到我也不耐起来,正当这时,一声清脆的嗓音自身后传来:“你要找凡尘姐姐?”   我转身望着身后的女子,一身的清浅打扮,明唇皓齿,盈盈如同水中芙蕖,令人眼前一亮。   我冲她点了点头。   她却有些为难的说:“她不见客已久,未必会见你,姑娘还是……”   我抬手止住了她的话,接着说:“劳烦姑娘代为通报一声,就说‘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      三      那女子点头而去,不久就含笑而回,“凡尘姐姐让你跟我进去呢!”语含惊奇。   见到醉凡尘时她正背着我向远处的青山外眺望,一身丹青略带鹅黄素衣背影窈窕而立。   “凡尘姐姐我把人带进来了!”清秀女子轻语。   “春痕,谢谢你,你先去忙吧!”醉凡尘转身,春痕悄悄退去。   本觉春痕的容貌已是惊人,正面看到醉凡尘时更觉惊艳,细长的柳眉淡若轻烟,烟眉下一双水眸带着万千的清倦柔婉动人。秀挺的鼻子给人冷艳出尘,仿若雨后春山清俏。淡抹胭红的唇映着白皙的脸,却又突兀惊心。   尽管她已非花魁,但这容貌即便带了憔悴,却依旧动人。   大概感受到我的过分打量,醉凡尘脸上一抹飞霞渲染,刹那清丽无限。“你认识子羽?”醉凡尘疑惑地望着我。   “萍水之交,受其所托来忘尘轩送一样东西给你!”说着我自袖里拿出一颗用三色丝带连着江西专治羊癫疯公立医院的白玉骰子递给醉凡尘。   醉凡尘眼里闪过一丝光亮继而脸色一黯:“他……他怎么了!”   “他于几个月前病故了。几个月前,我凑巧与他同住一间客店,他得知我是落日城人后就和我谈起了你,就把这东西给了我,让我转交给你,不几天他便去了。弥留之际念叨着你的名字……”见着凡尘眼里晶莹的泪光我不由停了话。   “呵……我没事!”醉凡尘清倦的双眸淌下泪来,瞬间变得黯然。   “玲珑骰子安如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子羽,你既相思入骨为何离去数月也不曾入我梦中片刻!”幽幽的叹息传来,我的心不由酸楚得难受。   “故人已去,凡尘也别太伤心了,东西已送到你手上我也该走了。”说着我欲转身离去。   “等等!”醉凡尘急唤。   我停了脚步,转回身疑惑地望着她。   “难得相逢,姑娘今晚可否陪我赏月对酒呢!”醉凡尘说着,脸上竟浮起了丝丝孤寂神伤的微笑。我没有拒绝,微笑地点了点头,随身坐下了。   窗外的月弯弯的,不细,明晃得耀眼。   “故人已去无处忆,弯月如勾到下弦。回望来时相识,总觉梦幻一夕,如何转眼欢乐散,纵是相思入骨,也不过泪一滴……”醉凡尘临窗而坐,对月弹唱,声音里带着无限追忆。   我无语,只是默默地听着,啜饮我最爱的女儿红,心里已是愁肠百结。一些隐忍的记忆,趁着酒意再度涌上心头,各种悲喜明灭。   翌日,我逃一般出了落日城。   立在城外,旭日东升,朝阳将这座城市染得金黄。忽地想起他曾经安慰的话:“无论,你多么悲伤,明天太阳依旧会升起!”   心里一动,正好城门外有一处替人写书信的小摊子,便过去托摊主抄了着人送给醉凡尘,权当昨夜的酒钱。   然后便再次离开这个生我养我的故乡,这个夜夜胭脂醉的落日城。很久以后,当我再次见到醉凡尘,她已嫁作商人妇了,幸福地生活着,并忘记了有关子羽的一切,我也没再向她问起。      四      站在落日城外那条分叉路,我犹豫了一会,决定向右,取路江南。那里是我的一个梦想,我想去看看承载了我梦想的江南到底是怎样的,是不是真的日出江花红胜火,是不是真的春来江水绿如蓝,又或是烟雨层楼游人醉,柳色生烟迷人眸……   一路上也是游山玩水,没有了他的相伴竟也没多大的落寞伤悲,一种平淡的欢喜渐渐地酝酿接着在心里荡开,最后侵染了身边的景色,原来,我已经可以平静地看待过往的一切了。原来,时间的尽头真的可以沉淀那些曾经涌动的激情。如今我们都天涯相隔,不知何日会重新相遇呢,又或者是江湖过于大,我们永远都没有了见面的机缘了呢?想着想着,不由一笑。与其为此劳心不若听风赏景,天涯路远重走又何妨,我自笑看落阳,徐行吟啸独逍遥。   无所牵挂地走过了通往江南的山山水水,终于在入冬的时候踏进了南京,这个盛唐时代被称作陪都之首的都城。尽管现在已是入冬时节,秋季的萧条未尽,初冬的凉寒随后,但都无掩南京的沉朴惊人。   而浓缩了整个南京城如水繁华的地方便是那一条由西至东缓缓流动的秦淮河了。君不闻,秦淮的河水,胭脂香,夜夜浓如醉。   为此,向晚时分我便在秦淮河边招了条小船,半倚半躺在一张竹藤长椅上,随着河水荡悠。天色转黑之后,两岸灯火渐明,顿时天上人间恍若一处。两岸更有时令小曲,轻歌曼语隐隐回荡,更有高雅者于船上净了手,点上一屡檀香,十指旋动,飞扬轻舞,为夜色下的秦淮河增添动人的音色。我静静地躺在小船上,听着这些悦人的音响,静静地化作秦淮河上的沉醉者。   正当我快要化作秦淮河里的一滴散发着胭脂香味的水滴时,隐隐有清灵的箫声传来,我的心一动。好熟悉的《凤求凰》,能将如此引人遐想的凤求凰吹奏得这般清灵传神的,普天之下我只遇着一位,就是他,那个和我说“从此天涯相遇是陌路,曾经相识已随风”的男子。难道会是他么?   心渐渐揪紧,刹那,不觉惊问,不是已经平淡下来了么?为何还要如此在意,只不过是一首吹奏得风格相近的曲子而已。我安慰着自己,但随着箫声的接近,心还是与思想背道而驰,愈加剧烈地跳动。   正惊疑不定间,箫声竟然在我的船边停了,接着传来一少年爽朗的笑语:“哈哈,风姐姐,我的箫技是不是又进步了不少啊!”   不是他,我的心稍安,随之却是夹杂着阵阵失望的各种情感纷至踏来。我一惊,强迫自己不去细味那些错杂的情绪。   “小子,你的萧技确实进步了不少,可比起墨大哥,还是差远啦!”一个女声如风铃奏响,别样的清灵悦耳。   “风姐姐……墨大哥……难道是她和他?”我急忙去掀船帘,然而思及他们若知晓我在此,怕又将惹出不必要的烦事。再说,他或许也在船上,我若是这般突兀出现,他怕是会不高兴吧。于是触到帘子的手不由又放下了。   “那当然,墨大哥是师傅嘛,师傅当然要比徒弟厉害些啦!师傅你说是吧!”那少年带着些“你呀,就一张嘴厉害!哈哈……”一个熟悉到让我失去记忆都会难忘的声音就那样传来,还有那熟悉的笑,不输少年的爽朗夹带着让人安心的余音惊颤了我每一根神经。   “就是就是……呵呵……”优雅的女音继续响起。   “风姐姐,这你就不了解我了,我这人还是个好人呀,这可不是我自己瞎掰的,师傅也这样说的,不信你问问。”少年得意地说。   “你就吹吧,你师傅宠着你不揭破你的牛皮罢了!”女音说着便呵呵作笑。   “才不是呢,师傅你说是吧!”少年赖着声音说。   “雨竹,你就别和他一般见识啦!”呵呵……   “好好,我不和他一般见识,你就宠着他吧,这小子迟早都长翼!”清灵的声音褪去,换上了无尽的娇柔。   “哈哈,风姐姐,你妒忌了吧!”   “才没有呢,小鬼!”   哈哈……   “原来他也在……”我在心里重复地默念。项墨没想到你竟这么快就收了一个能言善语的徒弟,有他和千叶传人在你身边想必过得不错吧。一个是讨人喜欢的徒弟,能逗你欢心,一个是天下第一的神医,能护你周全,如此好徒良伴,怪不得可以那么轻松地说从此天涯陌路,相识随风了。心中的酸楚渐渐抗散,一如杂草疯长。   “船家,开船吧!”我轻声喊道。脑际回荡不绝的是项墨的笑声,不由苦笑。曾经和我牵手相伴的人,你可知道,对于我来说,百年难得一见的不是什么稀世珍宝而是你的笑容,而如今和他们在一起你却在短短的时间里长笑不绝。难道我就真的如此不堪么,项墨!   泪,渐渐翻滚。若真如此,那么我便如你所言,往日种种随风逝,今后来者是陌路吧!   长长的叹息,穿透秦淮的河水,经久不息。   船渐远,听不到叹息之后那嘎然而止的笑声如一个破折号一样定格在秦淮河上。   “兮,是你吗……”   项墨突然止了笑,脸色沉重地卷起船帘,除了一条渐渐飘远的船,他什么也没看见,神色不由落寞。   “墨大哥,怎么啦?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风雨竹担癫痫病发作时都有什么症状忧地问。   “咦!风姐姐,看来你的医术真的很高明呀!师傅的脸色变化都让你看清楚了,哈!”少年打趣,只是风雨竹和项墨一样,盯着远去的小船出神。   “喂,那边有什么好看的,为什么你们都这样盯着那边啊?”少年疑惑,视线不由也向着项墨和风雨竹看的方向查探。   两人都没有理会他的问题。   “墨大哥,刚才难道是……”风雨竹犹豫着,她隐约猜到了刚才有一个人就在他们的身旁,而那人曾经和项墨一起同生死共患难比翼天下,那人就是秦若兮。   “没什么,是个陌路人而已,不小心认错人罢了!”项墨苦笑了一下,便放下了船帘,“小语,你再吹一遍刚才那首曲子,用六成功力。”   “好的,师傅!嘻嘻。”   “项大哥……”风雨竹望着再次沉默了的项墨,失了神……   只有那叫小语的少年,脸带微笑地吹奏那首《凤求凰》,箫声回荡,如水入夜。      五      箫声断断续续了一夜,就是没有停。   一丝恼怒直抵心头,不愿再让萧声乱心,于是付钱上岸,连夜飞离秦淮,往秦淮河最远的角落飞去。最后寻了个亭子,坐在亭顶上,发呆。   不愿想,却难忘。望着漫天的星星,回忆就像潮汐一样,自然而来。   我在回想,故事的开始。   那段关于我和他的记忆,彷如一粒沙,入了肉,愈是想挑离,愈是深入其中。   有人说,那些忘不掉的故事,说出来就会忘记,我很是怀疑,内心又甚是冲动,迫切的想要找一个人,去倾听。   于是,阿木就这样凑巧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夜,明月楼上,好风如水,月明似镜。   我手捧一坛埋女儿红,望着楼下朦朦胧胧的路。那路曲曲折折,一如我的人生,往昔的女儿红,如今的沧桑意,似乎只是今天与昨天的一线之隔。我笑着,声音微凉! 共 15661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