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边锋】一去经年,那些为爱逃离的过往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文章
是怎么就突然的想起了他呢?
   那天,在文隽的店里,就那么突兀的碰上了。他坐在那个角落,低垂了头,似乎在想些什么。听到她说话的声音,他抬头,眼光淡淡的扫过,然后低头。她的眼光也淡淡的扫过,然后瞥开。然后,他沉寂,离去,彼此无语。
   在那眼光交错的片刻的沉寂里,似乎有一种时光的镜头拉近拉远的簌簌声。却在这个夜晚,漫成淡淡的感伤,袭上身来。回忆,如同那些飘着淡淡馨香的花瓣,纷纷洒洒,华丽而又落寞。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与己有关的故事,如同那埋藏在窖底的陈年老酒,渗过时间的河,醇香一片。
   那一年,我21岁,我是莫可可。
  
   1.我说,我是莫可可。
   2001年。
   这是一家社会补习学校,在C城小有名气。
   这一年的夏天,我辞掉了做的并不舒心的文秘工作。在我迷茫于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时候,龙千阳送我来到这所学校。我是这一届学生中唯一的一个女生。
   有时我会认命的想:多么讽刺的现实呢,龙千阳不过送我去学我喜欢的专业罢了。可是,他这一送却把我送走了,从此一飞冲天。如果当初的他可以预知这样的结果,他还会送我去吗?或者他会不会有过后悔当初的决定?
   张小娴却说:"男人愿意供一个女人放洋留学的话,是作了最坏打算,她不回来也算了。对男人来说,供心爱的女人读书为一种奉献或赎罪。"那我可以非常确定,龙千阳是前者。
   龙千阳,一个大我9岁的男人,可他不是我的男友。
   龙千阳,第一个要娶我的男人,可我没做他的新娘。
   因为,那时,我不爱他。
   第一节课。
   我对着他们,大方的自我介绍,我说:"你们好,我是莫可可。"
  
   2.我的生日,他送我"一辈子的甜蜜"。
  
   我知道他们喜欢我,但他们各自表达的方式不一样。就像君若,一个皮肤好的让女生牙痒痒,一笑起来,有着尖尖小虎牙,眼睛便会眯成一条缝的男生。
   他总是温情的笑着,细微而浪漫。我们一起去一家叫"网缘"的网吧上网,我的手套丢在了那里。腊月寒冬,午夜的街头,他们送我回家,然后他回头去到网吧,去找回我的"小巴掌"。
   我的生日,他送我一只黄色的卡通QQ企鹅水杯,里边装着的是满满的巧克力,他露着可爱的虎牙说:"生日快乐!送你一辈子的甜蜜!"
   即便一去经年,每次看到这个已经空了的水杯,总会有一丝儿的温情暖暖的绕身而来,我便会微笑。
   若干年后的一个下午,我和杨瑞喝下午茶的时候,杨瑞问我:"当时为什么没选择君若呢?压根就没考虑过吗?"
   我微笑:"因为他没有告诉我他爱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而是太过年轻的生命里有太多的错过。"
   是的,我不过离开C城六个月的时间,那个要送我一辈子的甜蜜的君若,身边已经站了个巧笑嫣然的她。
  
   3.他洗了一个月的车,只为能够去到N市看我。
   那是我离开c城来到N市的第五个月。
   我是被于冷昭这厮绑架来的。
   那天晚上,于冷昭把电话打到房东家。于冷昭兴奋的说:"可可,你不是喜欢N市吗?我从这边买房子啦!就等你来订装修方案了!"
   我说:"于冷昭,你丫的是不是脑子疼呢?我是你的什么人啊?凭什么要我订方案啊!"
   通电话的时候是下午的6点多一点,晚上8点45分钟左右,于冷昭"砰"的一声推开我的门,11点多,我便被他绑到了N市。迎接我的是摆开了阵式的他的家人。
   他们笑的如沐春风,他们说:"可可,选个日子,叫上你的父母,把你和昭的事定了吧!"
   于冷昭那厮便在旁边偷笑。如果眼光能杀死人,我想那厮不定早被我千刀万剐了。可是,望着那厮殷切的眼睛,我不禁在心下长叹:"来不及了啊!即使我们之间隔了千山万水的距离都不会成为问题,可是,我们中间却还隔了个萧若寒呢,那个爱你爱到死去活来,那个有异性没人性的萧若寒。这是千山万水翻不过的距离呀!"
   于是,我逃离了。我隐在了N市。如果,一个人存心要让另一个人找不到,可以有上万种方法,而我用了最简单的一个---我隐在了他的眼皮底下,那是眼睛最大的盲区所在。
   有时候想,生命中有许多 的事也许就是注定的,就如我跟于冷昭这厮的有缘无份一般。2003年的某一天,报道说:N市发生了小小的地震,震感不明显。我于那个清早打那个一年多没有拨过的号码,于冷昭在电话里说:“可可,你的电话来的真巧,我在结婚呢!”
   他的声音淡漠而疏离,我说:“恭喜你,祝你百年好合!”
   然后,我从记忆里删掉他的号码。
   在N市的日子,很难,每天绕大半个城市上班下班,每当公交车穿行在华灯初上的夜幕里,斑驳的影,疏离的打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总会对着玻璃窗上我的倒影,痴痴入定,心似浮萍。
   然后,程浩波找到了我。程浩波是我和君若的同班。一个个子小小的,很麻利的男生。
   程浩波喜欢我,这是后来我知道的。他总是安静的待在我的身边,我开心了,不开心了,他总是我身边最安静的听众。每天每天,他会带我去学校旁边的一条巷弄里吃水饺,他会陪我漫无目的的逛。在我生日的那天,就在君若送我"一辈子的甜蜜"的那天,程浩波为我操办了一场生日宴,那一天我们都很开心,我喝了这辈子最多的酒。第二天,坐在龙千阳的车上,我依旧未从宿醉中清醒。龙千阳皱眉,说:"很难受吧?"我说:"嗯!"龙千阳说:"一个女孩子家的,喝成这样,活该受罪。"然后,他却把车停在路边,递了醒酒汤给我。自此后,我再不喝酒。
   程浩波在我来N市的第五个月找到哈尔滨看羊羔疯较好的医院我,用他给人洗车一个月攒出来的钱。他给我看他的手,那般的粗糙。我的出租屋里只有简单的一张床,程浩波便在附近的网吧上了一个通宵的网。
   第二天,我要跟着公司出去游玩,程浩波送我登车。当我回来的时候,发现出租屋里清洁如新,新买的吃的用的整齐的码放着,床头上是一摞洗干净的衣服和床单。还有程浩波的一张纸条。程浩波说:"其实,我真的想你留下,陪我在你生活的这个城市走走看看。我走了。"
   房东阿姨敲门,还我程浩波留下的备用钥匙,阿姨说:"小姑娘,你男朋友真勤快呢,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要珍惜哟。"
   我轻笑:"阿姨,你误会了,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当时间的风柔柔的吹过,我依旧觉得很暖,为着那年那个为我洗衣的男孩。可是,我们怎么就成了陌路呢?一如我们在文隽的店里碰到般无言。你淡淡的看我一眼,然后,离去。
  
   4.龙千阳说:"可可,你回来吧,你回来我们结婚,我保证今后再不会有别的女人,我娶你。"
   我从来没有想过,当我在N市撑不下去的时候,会把电话打给龙千阳。
   我是真的撑不下去了,从没有过的孤独和恐惧。成小军就像一个疯子般死缠烂打。他订大束大束的玫瑰送到我的班上,他成晚成晚的包下咖啡语茶的大厅。他在公交车上截我,他到我住的地方整条街整条街的喊我的名字。当他的哥们堵住我,把手机强塞给我的时候,我听到成小军嘶哑了嗓子在电话里号啕大哭,他说:"可可,求你,不要离开,我整条街整条街的找你,我的嗓子都喊哑了,可我找不到你,我好害怕。求你了,可可,我不要爱你了,只要你不离开,只要我每天都能看到你就好。"
   我还是离开了,而且是仓皇的离开,我给同事王丫打电话,我说:"你帮我把工资结算一下,帮我代领出来吧,我在路口的咖啡厅等你。"
   王丫见到我的时候说:"可可,你总在这样子逃,不腻吗?差不多就稳定下来吧,成小军真的很爱你,我看他找你找疯了。为什么不考虑他?"
   我却只是笑。
   为什么不考虑呢?
   我爱不起。我们中间隔了那么多个人呢。
   可我真的想安定下来了。
   我拨通了龙千阳的手机,我说:"我累了。"
   龙千阳沉默,然后,他说:"可可,你回来吧,你回来我们结婚,我保证今后再不会有别的女人,我娶你。"
   我说:"可是,我不爱你,怎么办呀?"
   龙千阳说:"没关系,有我爱你足够了。"
   我回了C市。
   我去看君若 ,君若的身边已经站了个巧笑嫣然的她。
   程浩波开心的像个孩子,他为我接风洗尘。在一家小店,我笑的没心没肺。
   龙千阳也为我接风洗尘,在C市最豪华的酒店,我矜持的笑着,像个骄傲的公主。
   程浩波喝大了,他的眼神热热的,他吆喝着:"可可,我喜欢你。"那一刻,我的笑凝在了嘴角,我最不想发生的事,就这样被他借着酒劲捅开了。
   我看到君若和杨瑞都有片刻的失神。然后,我借口难受提前退席。
   然后,我便看到了等在路边的龙千阳。龙千阳望住我,宠溺的笑。
   然后,程浩波,君若和杨瑞眼睁睁的看到弃他们而逃的莫可可上了龙千阳那辆黑色的奥迪车。
   若干年后,我仍能记得那辆车的抽搐癫痫漠河哪家医院可以治?车牌号:3584。可是,那最终没成为我的座驾,我终于还是逃离了。
  
   5.我选择了那个为我系鞋带的男人而嫁。
   我逃离了,我对龙千阳说:"对不起!我还是爱不上你。"
   龙千阳的眼神黯然而宠溺,他说:"真的不要紧的,可可,有我爱你足够了。"
   "可是,我不行,我想爱呀!"
   "可可,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可是,生活里哪有那么多的两情相悦 ?"
   "可可,这样,我不逼你,我给你时间,由着你去玩,玩累了,就回来,那时我再娶你,你不许再说拒绝。这样,可以吗?"
   就这样,龙千阳放我离开。
   当经历过沧海桑田,每次梦回的时候回望,我总会想起龙千阳那黯然而宠溺的眸子,若非爱到极深,怎会如此纵溺心爱的女子如此?
   时常的也会想起君若和程浩波。想起君若送的"一辈子的甜蜜"和午夜找回的小巴掌;想起程浩波那闪亮的为我而骄傲的眼神,想起他为我操办的生日宴,那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尝到被人重视和记住的滋味。
   可是,你们的爱都太过沉重,我爱不起。我如一只鸵鸟般不停的奔逃,然后在某一天,我会选择一个与我的过去毫无交集的男人,结婚。
   那是2003年的春天。那纠缠了我两个冬天的所有藤蔓终于一点点的枯萎了,慢慢的消退。
   第一个跟我告别的是龙千阳。
   他看着我跟维扬十指交叉,他看着维扬在西下的夕阳里吻我,他看着我坐在维扬的单车后座上裙裾轻扬。。。
   龙千阳说:"可可,我这一生做的最错的两件事,一是送你去读书,二是放你去寻找你所要的幸福。却放掉了我自己的幸福。"
   说这话的龙千阳眼神淡漠而宠溺,他揉了揉我的头发,离开。背影倔强而悲伤。
   如果龙千阳慢一点转身,他一定可以看到我眼里的不舍和决堤而下的泪水。
   如果 龙千阳慢一点启动他的奥迪,他一定可以看到追在车后面跑的我,那个最终跑没了力气,瘫坐在夕阳里的我。
   那个下午的夕阳,残红如血。
   龙千阳彻底的从我的生命里消失了。
   君若和他的女友分手了,他时不时会来看看我。他的笑容明媚依然,我却尝得到其中丝丝的苦涩。
   程浩波越来越沉默,越来越沉稳,他再没来找过我。
   若干年后的某个午间,我从别人那里听说,有一次程浩波喝醉了,他说:“如果,当初,可可嫁了给我,我必定会把天下的幸福摘来送她。”
   我只是轻轻地笑,倒是说话的人不平了:“他凭什么呀?!”
   我依旧只是轻轻地笑,我在心底里说:“凭他曾经真正的爱过我。”
   我很想告诉程浩波,现在的我,一样很幸福,因为我嫁了个肯把他自己世界里所有的幸福摘来送我的男人,那个肯在人来人往的
   路边蹲下,为我系松散了的鞋带的男人。
  
   6. 当历尽沧海桑田,当时间的烟岚散尽,在时光的尽头处,我看到你们,站在那里,轻轻地笑着叫我的名字:”可可“。
   透过了时光的眼,你们可看到了我的微笑?
   所有见到我的人都说:“可可,你怎么就越来越漂亮了呢?”
   那些苍翠的沉淀,那些为爱逃离的过往,那些美丽的感伤, 终是美丽了我们的青春。
   而我,在这些过往的沉淀中安静,在这些安静中娴雅地微笑随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权威
   当我穿上那身嫁衣,当我偎在维扬的怀里浅笑,透过重重的空间和时间,我看到龙千阳宠溺地说:“可可,一定要狠狠地美丽,狠狠地幸福!”
   我看到你们坐在台下的桌子旁,我一个一个看过去,我冲着你们微笑。
   我对着天空说:“ 谢谢你们爱过我 !”
   我叫莫可可,
   我们一定要狠狠地幸福!
  

共 453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